「就是特别怠惰的一坨灰呀」

【全职同人】【王乔】殊途02

爱他就要虐他_(:з」∠)_(别闹

*ooc注意*

*渣文笔orz*

----------------------------------------



感觉可以一直就这样子过下去。

但就在乔一帆快要完全习惯这种舒适的时候,幻想却被彻底打碎了。

王杰希唯一的入室弟子高英杰带来了一份文书报告。

因为掌门身份特殊,普通弟子都不被允许随便进出,只有掌门的入室弟子和少数的高位人拥有允许进入的权利。而管事的弟子在半路上遇见了正要过来的高英杰,便顺手把文书交给了他,也免去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高英杰是数年前最后一批入门的弟子,因为天资聪颖,早在初入门时就已经被师叔伯们称赞为天才,也正因为如此,从来不收徒弟的微草掌门王杰希破格收取了他的第一个入室弟子。

 

把文书交给坐在案几后的王杰希后,高英杰拘谨地站在原地,怯怯地打量着自家师父。而同时,他却不知道在他师父身后,被他打断看书时间的乔一帆也正在偷偷地打量着他。

虽然突然被打断时光的乔一帆有些懊恼,但当看到是年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时,大概因为年纪相仿,瞬间就博取了乔一帆的宽容。高英杰的视线再次从他身上飘过的时候,乔一帆忍不住抬手朝他打了个招呼。但对方却像是看不到他一样,面无表情地无视了他的动作,目光继续落到别处。

乔一帆有些奇怪,但随即又想到大概是在师父面前高英杰需要保持礼仪,便也没有再去在意。心中释然的他随即把目光落到高英杰递上来的那份文书上。

 

这是一份关于炼丹房失火的报告,原本贵为掌门的王杰希并不需要亲自来处理这些凡尘琐事,但由于乔一帆之前跟他说的仅存的记忆,他自己也有点在意,便让人也多送份报告过来了。

王杰希伸手把文书翻过一页,视线随着字里行间慢慢下移,突然地一个近来非常熟悉的名字跳进了他的视线。

乔一帆。

他再次认真的看了看那一段文字,上面白纸黑字地写的清清楚楚,在亡者名单几个大字之后跟着的一串名字中,赫然夹着「乔一帆」这三个字。

身后一向平静的阴冷气息突然激烈地波动了起来,想必乔一帆刚刚也看到了文书上的内容了。心中了然的王杰希并没有转头去看乔一帆,而是抬头问起了高英杰,

“听闻失火那天你也在场,有没有什么不寻常的异动发生?”

“……没有。”

“那你,认不认识乔一帆这个人?”

“咦?”高英杰生怯的表情瞬间变得错愕,但还是如实回答,“……他是我的……好友。”

“曾经的。”末了高英杰又补了一句。

“……曾经?”王杰希没想到乔一帆竟然刚好就是高英杰的好友。的确,微草门下弟子众多,身为掌门的他也不一定会记得每一名弟子,更何况是才入门不久的小弟子。再加上同期中有了高英杰这样的天才光芒所掩盖,的确是想让人发现他都难。

“他在那场火灾中……”

高英杰说着,突然就说不下去了。微草弟子众多,人多则杂,好不容易才在这里结交到的好友,却在一场意外失火中为了救自己而失去了性命。高英杰一直都在为这件事情自责,虽然他知道,以乔一帆的脾性是绝对不会责怪他的。但是两人入门也才短短数年,道途尚还漫长,而他却因为这么一场意外再也不会回来了。想起以前两人还经常在一起畅想未来,怎么才能更好的做到凝神静心,怎样修习道术会比较好,想象着以后大家都能在道途上修成正果……现在却再也不可能了。

王杰希见高英杰说着说着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心中大概也知道了一二,于是挥挥手道,“英杰你今天先回去休息吧。下个月初再过来修习法术。”

高英杰应了声之后就退了下去。

 

等自家徒弟走出了院落,王杰希这才回过身去看一眼一直站在自己身后的乔一帆。

身后的少年此刻表情凝重,身上的鬼气起伏不定,周围的气息沉重而压抑。

打击一定很大吧。王杰希心想,他正要开口,乔一帆却已经抢先出声,声调里隐隐带着抑制情绪的颤抖,

“我……已经死了?”

王杰希没有说话。他知道只有事实才能让眼前的少年清醒,所以他才一直都没有把真相告诉他。

“他刚刚说我是他的好友……但是……我已经忘记了啊……”乔一帆指的自然是高英杰,原来微草的天才是自己曾经的好友,这让他感到自豪之余,却又深深地感到失落,“……他刚才……好像完全就没有看到我……”

声音之后,少年的双手也开始跟着颤抖起来。一种浓重的存在被否定感扑面而来,一层一层地把自己狠狠地淹没。

 

 “因为你已经死了。”王仙君缓缓开口,是陈述事实的,十分肯定的语气。

“他自然看不到你。现在的你,只是灵体而已。”

原本是想安慰下乔一帆的,但最后说出口的话却变成了锋利的刀刃,割开了本已经结上痂的伤疤,鲜血淋漓。

 

王杰希的话就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狠狠地甩到乔一帆背上,沉甸甸的压了下来。纵然本来的乔一帆再倔强,也再忍不住一直在眼眶里打转的水滴,他转侧身子,眼泪接二连三地落下,他三番四次地举手想要把泪水抹掉,却只引出了更多的眼泪。

看着拼命想让自己不再哭的倔强少年,王杰希忍不住伸手想要帮他抹掉脸上的泪痕,但却穿透而过。一瞬间地愕然,竟然忘记了现在的乔一帆只是一个灵体而已,他是触碰不到的。

 

只是灵体而已。

落下的泪珠从空中坠下,还没落到地上,就已经从虚空中消散掉。

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一样。




评论(2)
热度(26)

© 一坨废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