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特别怠惰的一坨灰呀」

【全职同人】【王乔】殊途03


*ooc注意*

*文笔渣orz*

--------------------------------------



王仙君几乎翻遍了微草的每一个书阁,但关于身边小幽灵的问题还是得不到答案。

唯一能解释的话,就只有执念太深。

那执念是什么?

失忆的乔一帆自己都不知道,王杰希就更不可能知道了。

 

实在是让人头痛。王杰希揉了揉太阳穴,瞥了眼在一边正翻书看的乔一帆。

虽然现在的乔一帆是鬼,但是毕竟生前也是半个修道者,一点点法术功底还是有的。通过王杰希的引导,再加上勤学苦练,很快乔一帆就掌握了能够握住事物的“力”,他总算也能够做到凭己之力翻书或是拿起别的一些较轻的物体。

 

高英杰偶尔会过来跟王杰希修习法术,他所学的也是和王杰希一样的星象相术之道。无聊的乔一帆有时也会在一旁看着生前好友修炼。虽然他已经失去了以前的记忆,但是每每看着好友学会了一样新法术,他心里也依然会为他感到高兴和自豪。现在乔一帆已经完全确定,除了王杰希,再也没有人能够看得到他的「存在」。

只有王杰希知道他的存在。

对此,乔一帆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担忧。

只有王杰希知道,也意味着,如果王杰希不在的话,那世界就真的只剩下他一个人。没有人能够感知到他,他也触碰不了任何东西,一种被世界「否定」的感觉,太糟糕了。

但是,即使王仙君再忙,也总会有空闲的时间来陪他,或是和他说说话,或是和他一起看看书。乔一帆不知道只是身为微草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弟子的他为什么会被这般待遇,虽然他死了,现在只是一个灵体。

 

 

“百年一度的云宴,你去吗?”

这天,空闲下来的王仙君和乔一帆坐在庭院里的梨树下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突然就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啊?……云宴?”

乔一帆听到这个词,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但还是惊魂未定。

这几天从王杰希和高英杰的对话里也对云宴有了一定的了解,而王仙君突然就问自己要不要去,乔一帆惶恐了。这是各道派掌门聚首的宴会,本来自己身为微草刚入门不久的弟子是没有资格去参加这种宴会的,更何况……现在的自己只是一只鬼。

像是看出了乔一帆的顾虑,王杰希淡然说道,

“无妨,说不定在那里会有人能看得到你。”修为比王杰希高的人还是有的,王杰希还是固执的认为,或许只有和自己修为层次差不多或是更上一层的人才能看得到乔一帆。

听完王仙君的话,乔一帆更加惶恐了,那些道行高深的仙人们……会不会一看到自己,就二话不说把自己给灭了啊……他用求助般的眼神看向了王杰希。

“我是说,说不定他们能够帮你找出原因。”王仙君慢慢的解释。

“我……”

“去吧,就这么定了。到时候紧跟着我就行。”

乔一帆欲哭无泪。

 

 

百年一期云宴,是各个仙家道派相互默认一直流传下来的一个聚会。

每逢开宴,各门各派的掌门就会带上自家的出色弟子前来参加,说白了也算得上是一个让平日都少有来往的修道者们一个斗法切磋、交流心得的聚会。

王杰希是微草掌门,自然是要带着自己的得意门生高英杰参加云宴,当然大家都不知道后面还跟着一个乔一帆。

乔一帆听从王杰希的叮嘱,一路上紧紧地跟着他的脚步,生怕真的会有人会发现自己。

然而,这个想念又要让他落空了。

看着各派掌门一一从面前走过,和王杰希打着招呼,却没有一道目光是落在自己身上的——真的没有人能看得见自己?乔一帆内心莫名地激动了一下,却又有着些失落——那是不是就意味着,自己的状况,无人能解了?

 

跟着王杰希入座,乔一帆也坐在了他后面——反正没人看得到他。

听说今年的云宴的参加人数相当多,就连平常几乎从不出席这一类宴会的散仙叶修也来了。

据说这位散仙当年是嘉世的掌门,无论是在鬼神之术还是星象相术,各个领域上都颇有造诣,而让他更出名的更是因为他的武学,一门独创的知秋枪法舞得虎虎生威,还成为了某个时期的小辈们相竟模仿学习的对象。但后来却因为某些不知名的原因被嘉世驱逐,然后他就自立门户,成了一届散仙。

这些都是乔一帆在来的路上从微草弟子的谈话中获知的,既然只是八卦,那可信度自然也就减了半分。

 

席间,坐在邻座的蓝雨掌门喻文州也转过身来和王杰希进行一些道术上的交流。末了,喻文州突然问了一句,

“不知王仙君近来是否有凶事缠身?”

“……敢问喻掌教是谓何事?”听到喻文州的问题,王杰希和乔一帆都心下一沉,但却不知道喻文州所指的是不是自己心中所想。

“别无其他,只是感觉仙君身旁隐隐绕着一股鬼气。”喻文州说着,眯起眼睛意义不明地笑了起来,“魑魅魍魉,多为秽物,深陷则会毁己身之道……还请仙君多加小心。”

“有劳喻掌教烦心。”

 

喻文州这番话,王杰希听得清楚,在旁边的乔一帆又怎么会听不到。

魑魅魍魉……说的就是自己吧。乔一帆心中苦笑。

喻文州是看不到自己的,乔一帆可以肯定,但是他却已经能感觉到自己对王杰希气息的影响,是鬼气对真气的无形侵蚀。是因为自己在他身边呆得太久了吧……再这样下去,会变成什么样?他不敢想象。

深陷则会毁己身之道。

乔一帆被这句话刺得血淋淋的,他只不过是无意中遇到了王杰希,而王杰希刚好又是唯一能够看见他的人,但他不想就此毁了王杰希的道行啊。

 

一边想着,乔一帆已经跟着王杰希走出了宴厅,来到了厅外的花园里。

王杰希回过身,见到乔一帆满是失落自责的情绪,心中没来由的一揪。

“不要在意。”王杰希不以为然地对乔一帆说道,喻文州的话,说得有些过重了吧?

“我是不是……连累你了。”乔一帆把头埋得深深的,语气里满是自责。

“没有。不要想太多。”王杰希伸手,做了个轻揉少年头发的动作,真实存在的手掌覆盖在乔一帆虚幻的形体上,好像真的能摸到他的头发一样。

少年却像是感应到了一般,抬起头来看着王杰希,苍白的脸上染上了点点红晕。


评论(6)
热度(30)

© 一坨废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