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特别怠惰的一坨灰呀」

【全职同人】【王乔】殊途04

还是忍不住跑来先把鱼给摸了_(:з」∠)_(哭die在作业堆(。

写着写着就不知道在写什么了啊啊orz

叶散仙上线

依旧渣文笔_(:з」∠)_

*ooc注意*

--------------------------------------------------



不会在意……才怪呢。

安慰完乔一帆,王杰希还是把大名鼎鼎的散仙大人从云宴上拐回了微草。

 

“我说王大眼,这世上竟然还有你需要请教的事啊?”

在道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散仙叶修,此刻正很没形象地半摊在榻上,举着一杆不离手的烟枪吞云吐雾。

现在世间,敢叫王杰希王大眼的,除了叶修之外再也不可能找出第二个。

“在下知道叶仙君在鬼神领域上颇有造诣,想要询问一二而已。”努力无视掉叶修调侃他的称谓,王杰希一本正经地回答。

“哟呵,大眼怎么突然对鬼神之术感兴趣了?需要本座授课否?当然这课可不能白上啊。”

听完对方的回答,叶修嘿嘿笑地坐起来,对着一脸严肃的王仙君晃了晃烟枪。

“不是授课……”王杰希心里默默扶额,就知道要和叶修认真的谈话是天方夜谈。

于是他干脆地就把乔一帆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对方。

“所以说,你现在这里有只鬼,而且只有你能看得到?”

听完王杰希的叙述后,叶修一向不以为然的表情里也多了几分惊讶。

“失忆的灵体。”王杰希补充道。

“啧啧,这么罕见的事都被你碰上了,来来让道爷我把他抓出来好好问一问才行。”边说着叶修就正坐起来,从衣襟里掏出了两张黄色的符纸,一副准备要施法的样子。

“你想干什么?”王杰希慌忙地就失声喊了出来,他认得叶修手中的符箓,那是拘魂符。

“那么紧张做什么?我又不会收走你家小朋友。”叶修见王杰希少有的激动地喊住自己,倒是笑出声调侃起来,“不经过王仙君准许我又怎敢乱来呢?”话毕他又笑着晃了晃手中的符纸。

王杰希被叶修的垃圾话调侃得无语凝噎。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激动,只是看到了叶修的拘魂符,下意识地就会联想到乔一帆。王杰希稍稍调整了自己的情绪,继续说道,

“总之就是因为这样,才想请你来问问。”

“呃,关于这方面的……我所知的也是不多啊。”见王杰希认真的表情,叶修也收起了先前吊儿郎当的态度,认真的思考起来。“那你是想要怎么处理他?”

乔一帆是去是留,决定权就在王杰希手上。

“让他留下吧,毕竟也曾是微草门下。”权衡再三,王杰希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但是,想必你也发现了。你会被他影响。”

叶修指的是乔一帆的鬼气,会对王杰希造成影响。即使叶修看不到乔一帆,但也隐隐能感觉到王杰希周身萦绕的真气中夹杂着一丝本不属于他的阴冷气息。这才只是一段不长的时间,乔一帆的鬼气就已经把王杰希的气息都侵蚀上了,难以想象时间再过久一点后会是一副什么样的光景。

王杰希没有再接话,身为微草上仙的他,怎么可能连这样的事也不清楚。

“鬼气会侵蚀修道者的真气,这种事还真是闻所未闻。”见王杰希没有说话,叶修就在一旁似是在自说自话的轻喃,良久化出一声轻叹。

“大眼,你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我知道。”王杰希同意叶修的说法,但是却无法说服自己去对乔一帆出手,或者是做出伤害乔一帆的事。王杰希苦笑,云宴上喻文州的一席话又浮现在耳边,

“深陷则会毁己身之道……还请仙君多加小心。”

深陷……吗。王杰希从没想过这么一个词会用到自己身上,自修道百年来,一直都在规避着红尘琐事,这本该是一个修道者该做到的心外无物,但是现在的他却对外物动了心。修道者一朝动凡心,百年修为则尽破。

这也许是天道给的一个考验吧。

 

“或者,你可以让他尝试一下鬼修。”两人长久的沉默后,举着烟枪继续吞云吐雾的叶修忽然抬头又给出了一条建议。

鬼修?王杰希在脑海中搜索了一遍,这个词略有听闻。

鬼修,顾名思义,就是鬼魂的修道之法。过去也曾有修道者在身死之后凭借着仅存的灵体继续修道,道成飞升的事。但是这样的道向来都被正统的派系视为是鬼的邪门歪道,所以修道者和鬼修之间甚少会有来往,更别说修道者会知道鬼修的方法了。

看出了王杰希眼中的疑虑,叶修再次补充,

“你应该听说过虚空双鬼吧?虽然这虚空一派我们也很少有来往,据说其掌门和左护法就是鬼修。”

虚空双鬼,王杰希当然听过,虚空一门说来也算是正统派系中的一脉,只是因其掌门李轩及其左护法吴羽策都刚好是都鬼修,其他派系自然会对此讳忌。因此虚空甚少会和别派有交往,连先前的云宴也从不参加。

“但是鬼修,也只是修道的一种方式罢了,会对鬼气有抑制作用吗。”

“这个,”叶修这回倒是被王杰希问倒了,他不由得苦笑,“大眼啊,我又不是鬼修,哪里会知道这样的事。若是为了你家小朋友着想,也是为了你自己,去拜访下也不会吃亏啊。”

说完话,叶修继续深深地抽了一口烟,房内顿时散满了烟草的奇异香味。

 

王杰希最后决定听从叶修的意见。

 

借着云游的理由,他带着乔一帆出了门。

从微草到虚空路途遥远,自然免不了会经过一些城镇。

记忆从变成灵体后才开始的乔一帆对他曾经存在过的现世实在是压抑不住好奇,每到一个城镇,他都会忍不住细致地去观察。人生百态,是已经死去的他再也无法接触的东西。

王杰希见状,也是有意无意的开始带着乔一帆往有人烟的地方绕。

反正……顺路而已。王仙君在心里默默对自己说。

 

时值三月,十里桃花红似火,芬芳四溢。时有三五结伴出行的小姐们在花下嬉戏笑闹,小摊贩们挑着琳琅满架的小饰物停在树旁歇息叫卖,落英纷纷下的笑语欢声,给小城的春色又增添了几分生意。

凡尘中的集市……已经有多久没有来过了呢。王仙君带着乔一帆在熙攘的人群中穿梭着,路边摆摊的小贩们卖力地吆喝叫卖,身旁的小幽灵总是忍不住走过去把摊上的东西都打量一遍,眼里满是新奇。王杰希静静地跟在他后面,乔一帆脸上流露出的笑容,就像一股暖流,缓缓划过心脏。

“你喜欢?”

王杰希顺着乔一帆的目光,落到了摆在一堆琳琅小物件上的一件木头制品上。

那是一件雕刻精细的桃木挂件,长度只有手掌大小,手巧的工匠顺着木条原本的稍稍弯曲的形状,把它加工成了一把小小的太刀,上面覆以繁复的花纹修饰,煞是好看。

“啊,不,不是。”被看穿了心里所想,乔一帆连忙否认,强迫自己把目光从那把小刀上转移,“抱歉,我们走吧。”

王杰希听少年如此说着,便迈开脚步,准备继续走。但他回头看乔一帆有没有跟上来的时候,却发现他每向前走几步,就会依依不舍地回头看那个小摊一眼,眼中满是遗憾。察觉到王杰希转过来看自己,他又慌忙地收回目光,低头跟了上来。

……明明就很喜欢嘛。

王杰希无奈地摇头轻笑。

“过来。”王仙君向乔一帆示意,让他跟着自己走,两人一直走到了旁边一条比较冷清的小道才停了下来,转身吩咐乔一帆,“伸手。”

虽然不知道王杰希要做什么,但乔一帆还是顺从的把手伸了出去,骨节分明的苍白右手摊在了王杰希面前。

王杰希随即伸出双手上下把乔一帆的手掌完全覆盖了起来,“桃木是驱鬼之物,你现在是无法触碰的。”

随着王仙君话音落下,乔一帆感觉到产生了手中一片清冷的凉意,从指尖缓缓地过渡到手腕处。王杰希松开了“握“住乔一帆的双手,乔一帆赫然发现自己右手手腕上竟然多了一个以气凝结而成的冰晶挂件,而且就正好是刚刚自己一直盯着的那件太刀挂件的形状。

“谢谢……!!真的谢谢!!”完全没有想到王杰希竟然会亲自用法术凝结一个自己喜欢的东西给自己,乔一帆受宠若惊地连忙说着感谢的话,眼里的遗憾也全部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惊喜的光。

“举手之劳而已,你喜欢就好。”见乔一帆欣喜若狂的样子,王杰希也像是被感染了一般笑了起来。

他还有另一半没有告诉乔一帆,在这块冰晶上他也凝结了一个小小的法术,只要他念起咒决就能立即从冰晶上获取乔一帆的所在方位,这样,人再多也不怕会走散了。


评论(4)
热度(36)

© 一坨废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