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特别怠惰的一坨灰呀」

【全职同人】【王乔】殊途05

终于..在卡了n久之后终于写出来了quq

感觉越写越长了救命...

文渣对篇幅和剧情的控制还不是很熟练请见谅orz

不知道在写什么了_(:з」∠)_

在最后总算让吴羽策大大露脸了(。

*文渣*


---------------------------------------------------------



回过神来的时候,乔一帆发现自己正在雨中静默地站着,就在宽大的庭院中央。绵绵的细雨无声地湿润着整个世界,而他就这么一动不动地站在雨中,原本轻薄的外袍也已经被雨水浸润而变得厚重起来。

尝试性地动了动手指,想要试着活动下久站不动的筋骨,但却发现身体一动不动,完全是不受自己控制似的,只是固执地站在雨中,又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一样。正当他愕然的时候,一柄纸伞从身后伸过来帮他挡住了雨点,随之而来的是一声细微的问候,

“你……没事吧?”

撑伞少年生怯的表情映入眼帘,乔一帆一眼就认了出来,高英杰,王杰希座下唯一的弟子。

他正惊讶自己居然会被别人看到这个问题,却发现自己已经开口回答,

“没事,只是迷路了,不知道该往哪里走才对。”话毕还附上了一个微笑。

也许是被乔一帆的笑释去了陌生的隔阂,少年生怯的表情下去了几分,也笑着接了话,

“这个院子真的好大啊,我也找不到自己的房间了。”

少年自然地撑着伞站在乔一帆旁边,一边顺着乔一帆的视线向前方看去,

“对了,我叫高英杰,你是——?”

乔一帆听到对方的问题,心中没来由的慌了一下,他不禁再次疑惑了起来。还记得那次在王杰希的房间里,高英杰还亲口说过生前的自己是他的好友——如果他能看得到自己,那他不可能会认不得自己啊?感觉有点陷入混乱的乔一帆迫不及待地想要确认这一切,但自己已经不受控制地开始回话:

“我叫乔一帆,你也是新入门的弟子?”

“乔一帆!我记得我室友就是这个名字来着,原来就是你吗?”高英杰惊喜又兴奋地看向乔一帆,连手中拿着的伞也偏移了几分,肩膀上一片瞬间被雨点打湿。

——等等?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高英杰不是应该认识自己才对的吗?

见到对方的反应,乔一帆不禁更加慌乱了起来。这是自己的身体,但是却不受自己控制,而对方就好像是刚刚才认识自己的一样——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一阵混乱感扑面而来,乔一帆被这突如其来的的状况弄得一阵晕眩,他拼命地想要夺回身体的控制权,想要问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下一秒,高英杰已经伸手一把捉住了乔一帆的手,拉着他向前走去。

他下意识想要挣脱,但是却发现手上的力度和少年温和的面容简直是成反比——力度大得怎么都无法脱开。而自己的身体也在不由自主地跟着对方的脚步前进,乔一帆无奈又着急,但是也只得跟着高英杰走入眼前浓郁的白雾之中。

高英杰一手拉着乔一帆一言不发地走在前头,乔一帆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手上的巨大力道让乔一帆心里泛起了一丝恐慌。虽然已经失去了关于昔日好友的记忆,但心底强烈的陌生感觉却像是在告诉自己,前面的少年并不像是过去的自己所认识的高英杰。两人渐渐便深入到浓雾深处,眼前拉扯着自己的少年身影也逐渐变得模糊起来,几乎除了一片翻滚的雾霾外,再无其他。

越走得深入,雾的颜色变得越发诡异起来,再也不是纯白,而是渐渐地透出一丝灰黑,越往里走,就越感觉是在坠往深渊。本来乔一帆就已经因为不明状况而感到非常不安,在看到周围颜色的变化后,他更加慌张的四处张望,试图想要从这一片浓雾中找到能够逃离的出口。

但只是徒劳。

他想要叫住拉着自己的人,但是他却出不了声,正当他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一道声音传进了他的耳膜,

“看,那就是那个乔一帆吧?”

音量不大不小,就像是有人在耳边说话一样。乔一帆下意识扭头,但没有发现附近有任何人。

“啧啧,听说他昨天在相术课堂上又搞砸了。”

“哈哈哈,真是蠢死了,这样都能进我们微草,真的不是来捣乱的?”

“这样的资质,他是怎么混进来的。”

“掌门的弟子好像和他关系很好啊。”

“啧,八成是攀关系的吧。”

“呵呵,谁知道呢~”

 

接二连三的话语开始在乔一帆耳边次第响起,听起来……像是在嘲讽自己的。

乔一帆不知道过去的自己是怎样的人,但是在耳边不断响起的话语却让他的心紧紧地揪着,快要窒息的难受。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明明还记得自己是在跟着王杰希去往虚空的路上的,怎么突然一晃神,就到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了?

乔一帆努力地想让自己摇摇脑袋清醒过来,但是耳边的话语却没有离去,反而更多的,像潮水一般地向他袭来。浓重的负面情绪扑面而来,几乎要把还堪堪清醒着的神智给吞没掉。

 

“一帆。”

忽然一道清亮的声音从乔一帆脑海中响起,打破了耳边众多嘈杂的话语。

“一帆?”

那道声音再次响起,就像缓缓流淌的山泉,唤起了乔一帆心中最后一丝清明。清醒过来的乔一帆连忙四处张望,就像是溺水的泳者终于捉住了救命的稻草一样,迫切地想要逃出恐惧。但周围仍然是一片浓郁的灰雾。

……救命。

乔一帆在心底呐喊,祈求那道声音也能听到他心中所想。

“不要怕,向着这边走。”

果然,那道声音再次响起,在耳边真实地出现。而这次乔一帆也能够辨认出来,那是一直都在帮着自己的,王杰希的声音。乔一帆顺着声音来源看过去,一片灰蒙蒙的视野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团亮光。

“过来这边,你就没事了。”

声音在亮光中呼唤着,熟悉的声线让他顿时安心不少,乔一帆丝毫没有犹豫地就想转身向着光亮走去。

这次,身体居然听了他的使唤,他如释负重地开始迈起脚步,没想到却被一直拉住自己的少年一把扯住了。

“哎呀,你要去哪里呢?”

刚刚一直拉着乔一帆的少年终于转过头来,乔一帆心中不禁一凛。

果然不是高英杰。

少年的面孔乔一帆并不陌生,在一次和王杰希的闲聊中他曾见过一次,那是自己的脸。

雾里的乔一帆笑得很灿烂,他手里还捉着自己的手。他晃了晃乔一帆的手,再次问道,“你要去哪里啊?我们都快到了呢。”

“你……到底是谁?”乔一帆面对着自己灿烂的笑脸,心里一股说不出的怪异。但同时他更希望的是能够快点离开这个奇怪的地方。

“我就是你啊。”

「乔一帆」笑眯眯地走到乔一帆面前,伸手想要触碰他的脸,却被乔一帆一手拍开。

“但我不是你。”

“我中有你,你中有我,你怎么不是我呢。”「乔一帆」抚了抚被乔一帆无情拍开的手,表情里露出一丝哀怨,“我清楚你内心的痛苦,我也知道你丢失掉的记忆。你过来,我就把它全都告诉你。”

听到关于自己的记忆,乔一帆正抬起的脚步有了一丝迟疑。

“一帆,快过来。”

亮光中,王杰希的声音再次响起,带着些许急促。

“啊,对了。关于他的,那个人的东西,我也可以全部告诉你哦。所有的。”

见乔一帆像是下定了决心要离开这里,「乔一帆」不甘心地再次蛊惑道,他指了指亮光,神秘地对要离开的少年笑了起来。

……关于王杰希的事情?

乔一帆听到对方的话时,也不禁有点心动。从认识王杰希的第一天起,到现在,虽然他总是很照顾自己,但是自己对他的了解——乔一帆细心想了想,几乎没有。

 

“我……”乔一帆看着「自己」期待的笑容,忖思片刻后,坚定地缓缓开口,“我不可能会留在这里。而你知道的,也不会是我想知道的吧。”

说罢,他立即转身头也不回的走向了那片亮光。

 

 

桌子上的黄色符纸上萦绕的瘴气总算渐渐地开始消退下去,一直坐在旁边神情紧张的王杰希总算松了一口气下来。

吴羽策收起剑指的最后一式,神情复杂地看了王杰希一眼,也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魇魔已除。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评论
热度(26)

© 一坨废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