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特别怠惰的一坨灰呀」

【全职同人】【王乔】殊途06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好想虐大眼啊啊!!

于是,这章就先这样!更新缓慢见谅_(:з」∠)_

*文渣*


-------------------------------------------------------



王杰希轻轻拿起桌上的黄色道符,轻声念动法诀,符纸立即自燃了起来,青色的火苗很快便把它吞噬殆尽,只散落下点点余烬。

乔一帆的身影渐渐显现,带着茫然的表情。

当他看到坐在面前的王杰希时,终于如梦初醒地回过神来。

的确是一场梦。被魇魔所蚕食的梦。

对一切还处于混沌不解状态的乔一帆下意识地就看向王杰希,希望对方能够给出一个解答。但是王杰希却没有再看他,而是把目光转向了坐在对面的吴羽策,

“即使是护法使,也看不到么?”

王杰希其实已经从吴羽策一直不变的疑惑神色中得到了答案,但他还是不死心地问了一句。

吴羽策缓缓摇头,神色复杂。

他刚刚亲自驱除的是附在拘魂符里的魇魔。魇魔不会凭空出现,通常它出现的地方都只会有一个原因,那里有它的猎物。魇魔最喜欢的东西,也不过唯有——魂魄,特别是无所依靠的孤魂,那是魇魔最喜爱的食物。它会附身在灵魂上,将其妖魔化,最后吞噬殆尽。

但是在王杰希解除了拘魂符后,被释放出来的鬼魂他却无法窥视得到。

按理来说,吴羽策身为鬼修,应该是能够看到同样身在鬼道的乔一帆才对。但是现在,吴羽策除了能感应到王杰希身边的那股阴冷气息之外,再无其他。

鬼道之中,竟然有连他也看不到的事物,实在……

 

“在下也无法明辨。”

“……是吗。”王杰希脸上浮现出一丝失望的神色,但很快就被掩藏起来。“但护法使应该能感觉到我身上的鬼气吧。”

“可以。”而且……很明显。吴羽策在心中默默补上一句,在王杰希浑厚的真气中夹杂着的阴冷气息在慢慢地互相侵蚀,……这样可不是一个好现象。但对方身为堂堂微草上仙,吴羽策认为这样的事可不需要他一个小小的护法使来提醒。

“不知道何时才能见到李轩掌门?”

双方沉默了一会,王杰希再次询问道,从他来到虚空开始,就一直在询问李轩的去向。身为正统派系里的鬼修,李轩算是第一人,而关于自己身上的事情,向他打听总是没错的。但是他每一次的发问,都会被吴羽策以模棱两可的回答糊弄过去。

而面对王杰希的再一次发问,吴羽策总算是给出了一个意向明确的回答,

“掌门正在闭关中,不见外客。”

从王杰希来到虚空,请求帮忙做的第一件事开始,吴羽策就已经大概猜到了对方的来意。但虚空身为正统中的异类,他们对于本身自称正统派系的一流就很不抱有好感。更何况是现在想要窥探本门秘道的王仙君。

“说起来,仙君大人怎么对鬼修感兴趣起来了?”抿了一口茶的吴羽策缓缓放下茶杯,把视线落到王杰希身上,毫不掩饰的探究,夹杂着一丝嘲讽,“莫不是,因为仙君大人身旁的小幽灵么。”

“正是。”

 

吴羽策虽为鬼修,但当面对所谓的正统道者,微草的上位者上仙王杰希的时候,仍无半分怯意,或是产生一种低人一等的感觉,依旧是一副不卑不亢的样子。

而王杰希身为微草掌门,亲自到别派登门拜访,按照礼数来说是应该由同等身份的李轩来接待才是的。但却被告知李轩正在闭关,只好由他座下的护法使吴羽策出面相迎,对方虽然人礼俱齐,但当报出掌门不能见客时看上去却是毫无歉意,反而像是一副十分不欢迎的样子,让王杰希感觉很是不舒服。

但毕竟,求人心切。

王杰希压下心中的不满,继续道,

“贵掌门和阁下,都是鬼修。这样的事只能向两位请教,还望阁下能告知一二。”

“驱除魇魔一事,仙君大人的报酬是极北之地的夜明珠。那这份情报,仙君大人又打算拿出多少代价来支付呢?”吴羽策并没有急着回答王杰希的问题,他不慌不忙地报出方才驱魔的价码,不动声色地看着王杰希。上仙大人的脸色并没有多好看。

“……你想要什么。”

“这个,可就要看大人的心意了。无论是在何道,凡事要做成都是要付出相应的代价的。相信仙君大人不会不清楚吧?”

“只要是我力所能及。”

听到王杰希的回答后,吴羽策嘴角不易察觉地扬起一丝笑意,投落在对方身上的目光也变得玩味起来,

“那按照仙君大人的说法——就算是付出仙君所有的修为和性命,也是力所能及咯?”

吴羽策的问题问得十分尖锐,刚才还答得从善如流的王杰希顿住了。

王杰希是微草的掌门,是唯一能施发决策号令的上位者。他的存在与否,在很大一个程度上都决定了微草的兴衰,而眼前吴羽策的问题,却是要他在微草和乔一帆之间做选择。

该怎么选?世上能不能够有那么一个万全之策,是可以一举两得的?

这样的方法,会有吗?

看着王杰希长久的静默,一直在旁边默默旁观的乔一帆却是按耐不住了,他伸出手用「力」轻轻地扯了扯王杰希的衣角,小心翼翼细微的声调暴露了他的不安,

“王、仙君大人……请不要太过在意我……不值得……不如,就这样算了吧?”

微草和自己。

自己一下子被放到和整个门派相比的高度上来论价值,乔一帆诚惶诚恐。

即使是生前的自己,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有这样拿来对比的一天啊。整个微草和自己,相比起来自己简直是渺小得过分苍白,可有可无的存在。但是面对这个问题,微草的掌门却沉默了。乔一帆知道这位仙君的脾性,对于他来说没有价值的东西,要丢弃的话是从来都不需要作出思考的。但是现在,他却在自己和微草两者的选择间,沉默了那么久。

那么,是不是可以想成,自己在王杰希的心里,其实也是有着那么一点小小的地位的呢?

 

“只要,是我能够做到的。”

没有理会乔一帆的话,王杰希抬头直面向吴羽策玩味的目光,语气坚决。

“嗬,真是好大的牺牲呐。仙君大人愿意为了一个小小的灵体而放弃整个微草?”

吴羽策话像是带着芒刺,让王杰希一时被噎住。并不是要放弃整个微草,这样的事,是理智的他绝对不会做的。他想反驳,但却不知该从何说起。

“可惜啊,即使是上仙大人的要求,”

没有理会王杰希的反应,吴羽策又接着往下说,

“仙君大人想要的应对方法,我们虚空并没有。况且鬼修乃鬼道秘事,掌门下过死命令,不可外传。无论仙君大人拿出多少代价来换,我们依旧还是,无可奉告。”话毕,吴羽策还回以一个歉意的微笑。说是微笑,但王杰希并不见吴羽策眼底藏着的有多少分是真正的歉意,或者说,更像是一种赤裸裸的嘲讽。“时候也不早了,在下还有要事要处理,失陪。”

话音落下,吴羽策便带着随从向王杰希鞠了一躬,随后离开。

再明显不过的逐客令。


评论(11)
热度(34)

© 一坨废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