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特别怠惰的一坨灰呀」

【全职】【王乔】by my side

写给自己514的生贺w

想着既然是生贺那就干脆炖点肉…..汁吧(

一直都很想尝试写下很傻白甜的文,不过不知道糖度够不够...

第一次炖估计不太好吃;w;

配合BGM 《BY MY SIDE》一起食用味道更佳w

其实也是《能够触碰的距离》的番外

画风和时间轴哪里都不对orz

大眼真的苏die了啊o<——<

希望不会ooc跪..

文笔渣_(:з」∠)_

-----------------------------


Now, just now I know that I’m happy

Because you’re here with me

You,just you is what I really need

And all the other thought means nothing to me

 

 

“谢谢。”从托运处工作人员手中接过行李箱,少年边拖着行李向前走边从口袋里翻出了手机。

刚开手机,就见到一条短信提示:

 

「——你到了?」

 

少年随即点开回复界面,

「嗯,刚下飞机。回去放好东西就过来找你。」

 

短信刚发出去,立刻就有了新回复:

「你等等,我过来接你。」

 

「这……不用麻烦了吧?我打车回来更快呀」

 

「不会,我只是想第一个见到你而已。」

                                       

听见短信提示音的少年再次打开手机,映入眼帘的就是那么一句话。

……混蛋。怎么以前不见他会说这些话。

心里虽骂着,但少年脸上却洋溢出了收都收不住的笑意。并没有回复短信,他拖着沉重的行李走到休息区,一边四处打量一边坐了下来。

 

这是乔一帆和王杰希正式交往的第二年。

王杰希在退役之后,就到乔一帆所在的H市置办了一套房子,说是H市环境也不错,打算过来长住一段时间。王杰希的新家离兴欣并不远,但一向遵守规则的乔一帆平时还是和队友一起住在上林苑,只有在空闲时间才会去王杰希家。

 

曾经只能通过仰望才能见到的那个人,现在终于能够与之并肩前进。

不需要自己仰望,他也会俯身到自己眼前,伸出宽大的手掌摩挲着自己的头发,或笑,或轻语。

 

一直在神游的他,并没有发现身后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悄悄地向他伸手——接着他就落入了身后人的怀抱。

“一帆。”

鼻息间里瞬间都盈满了熟悉的气味。

“前辈!”

乔一帆拉下王杰希环住自己的手,站起来回身惊讶道,“你怎么……?!”

“怎么总是改不了口啊。”王杰希无奈地应了乔一帆的「前辈」称呼,伸手过来揉了揉他的头发,随即又笑道,“我都说了,我想第一个见到你啊。”

真切的王杰希正站在面前微笑看着自己,乔一帆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王杰希家离H市的机场几乎有整整一个多小时的路程,而从他收到王杰希说要来接自己的短信到现在,也不过是过了五分钟。这么说来……其实王杰希是一直都在机场等着自己?

乔一帆心里顿时暖暖的,像是被什么柔软的东西填满了心脏。

呃——其实真的还是不太习惯这样的王杰希啊。

见到恋人对自己温柔地笑,乔一帆脸上一红扭过了头。

 

从两人确认关系到现在,乔一帆发现比起以前的王杰希,现在的他——更加贴近魔术师的称号。

以前在职业赛场上的王杰希,一直都是一副无比成熟沉稳的样子。无论是遇到了怎样困难的境地,他都会不作声色地把重任扛在自己肩上,冷静到近乎冷漠地把困难处理掉。而现在的他,乔一帆觉得魔术师的称号之于他,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就像现在这样在机场等着自己的王杰希,放在过去,乔一帆是从来都不敢妄想的。

会和自己一起并肩前行的王杰希。

虽然已经不是以前他所憧憬过的,用自己的刺客和王不留行一起并肩作战,但是两人距离却变得更加靠近,是真正意义上的并肩前行。

乔一帆现在只觉得很满足。

 

见到恋人转去一边的红脸,魔术师先生适时地把话题收了回来,他满意地伸手拖过乔一帆脚边的行李箱,另一只手很自然地拉住了乔一帆的手,

“我们走吧。”

其实乔一帆并不知道,正是因为他温良和善的性格,才让王杰希会放松地把各种性格的自己暴露在恋人面前。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一种沉默的无条件信任呢。

 

 

H市的夏天,除了炎热,还是炎热。

即使是在阳光照不到的地下停车场里,依然能感觉到一阵阵让人窒息的热浪扑面而来。王杰希把乔一帆的行李安放在后车厢后就迅速地跑回了车子的驾驶座上,车上的空调温度调控得刚刚好,冰凉的温度瞬间就把在他身上蒸腾的热气压下了几分。

另一边的车门也被打开,跑去买饮料的乔一帆紧跟着钻了进来,随即车门关上,就这样果断地就把闷热躁动的空气隔绝在了外面。

王杰希正打算转过去跟乔一帆说点什么,一瓶冰凉的可乐已经贴到了他手上,乔一帆跟着道:“真的好热啊,据说今年H市的夏季气温是历年的新高呢。幸好训练室有空调否则……”

看着面前人因为热度而变红的脸颊,王杰希伸手就抚了上去。手上还带有一点饮料冰冻的余温,刺刺的冰凉感觉让乔一帆不禁打了个激灵,王杰希见状顺势就俯身过去封住了对方的话语。虽然只是蜻蜓点水一般,清浅地略过,但鼻口间还是留下了对方的气息。

王杰希看着对方因此而变得更加通红的脸,浅笑着悠悠回答:“是啊,真的好热。”

 

……以前怎么不知道他是个这么不害臊的人,真的!从刚才开始就已经被王杰希接二连三地“调戏”的乔一帆暗暗地腹诽。他没有再接着刚才的话说下去,而是拧开了手中的水瓶连接喝下去几口,试图借着冰冻的液体来冷却身上的热气。

“饿了吗?要不要先去吃点什么?”见乔一帆不做声地闷了下去,王杰希倒是开始转移了话题,但略带着笑意的目光依旧停留在乔一帆身上。其实他很喜欢看着乔一帆因为害羞而默不做声的模样,因为自己的一些话语而让这个脸皮略薄的少年脸红,总是会让王杰希忍不住想要再去多捉弄他一点,看着他红透的双颊,和别扭而倔强的眼神,总让他莫名就会产生一种占有着的感觉。腼腆的表情,倔强的表情,通红的双颊,都是属于他的。

乔一帆并没有急着回答,而是翻出手机,手指快速地在屏幕上打出了一条信息,然后发送出去。

王杰希一边发动车子,一边用余光看着乔一帆做完了手上的一切,

“给谁发短信呢?”

“啊,我告诉陈姐一声我回来了。”

乔一帆继续在手机上飞快地点着,闷着头回答。王杰希眉峰一挑,随即便会意,

“那就是说,先回上林苑,然后再去吃饭?”

“嗯。”

乔一帆的回答依旧是闷闷的,听起来挺没精打采的样子。纠结了一下,王杰希最终还是不由得分了心朝他看去,然而在看到乔一帆手机屏幕的一刻,他差点就要笑话自己无用的担心了。他这不是在玩着2048吗!只见乔一帆的手指在屏幕上翻飞,方格子里的数字也在快速碰撞消解着,王杰希哑然失笑,

“一帆啊,你怎么也玩起这种游戏来了。”

“这是之前英杰介绍的……感觉还蛮有趣的……啊、挂了……”

一个分神,走错了一步,结果游戏就被迫加速走向game over,乔一帆抱歉地抬头对着王杰希笑了笑,游戏玩的太入神而把身边人忽略掉……好像不是太好啊。

王杰希表示理解,他曾经也是电竞选手,靠游戏为生的人,游戏里的魅力想必不需要再用过多的语言来描述。

“英杰啊,他之前还跟我说过要过来这边旅游,估计就是最近了吧。”

 “太好了!好久没见英杰了,不知道他在微草过得还好不。”

说起自己的挚友,乔一帆不禁来了精神,但话刚出口他却意识到自己好像说了不该说的。微草的前队长正在自己身边待着,而昔日的挚友高英杰,则是继承了王杰希位置的新任队长,怎么会过的不好呢。队长还过得不好,那微草自然也……

乔一帆下意识地就噤了声,他偷偷朝王杰希的方向看了几眼,发现对方听了自己的话也没有什么反应,这才慢慢再放松下来。

“英杰他们,可是微草的未来啊。”

王杰希的话兀自地在耳边响起,本以为会是责备的句子,但事实上却只是一声感慨。

“……嗯。”,乔一帆踌躇了半天,最终只是低低应了一声,随后又认真地抬头继续道,“前辈,我是不会就此退让的。”

“现在的你,也很出色。”

听到对方认真的语气,王杰希强忍着才让自己没有双手离开方向盘去把他揽入怀中,余光扫过乔一帆脸上率真的表情,心中不禁无奈地笑了起来。乔一帆总是那么的认真又谨慎,他一直都在用自己的的方式让自己变得强硬起来。

总是一副倔强的样子,会让人忍不住就想要把他占为己有啊。

当然,现在他已经是属于他的了。

谁也不能把他夺走。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乔一帆才总算处理完细琐的事情跟着王杰希回到了他的家。过夏休期的时候,兴欣的大家都各自回了家,闲置的空房间在他们回来的时候已经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灰尘。乔一帆回到上林苑的时候,舍友们正在给宿舍大扫除,他自然也就加入到了这个清扫行列。而本来只是陪着乔一帆回来整理东西的微草前队长却也无法避免被方锐和包子硬拖入了这个行列,为此陈果还有些内疚,但却被方锐他们一句大眼哪里还是客人啦都是一家人了给含糊了过去。

 

微草的前队长竟然在和自己一起打扫房间……。

其实在两人确认关系之后,一起打扫这样的事还是有过的。但今天乔一帆不知怎的思绪竟然就晃回了他和王杰希尚还未互通心意的那段过往里,王杰希对于过去的他来说,就像星星和观星者之间的距离,即使是伸长双手,依旧遥不可及。但现在,那颗最为璀璨的星正伴在自己身旁,它的光芒映照着自己的路途,并且将相互伴随着共同走过以后的时光。

 

一直在追逐的那颗星星,现在正躺在你的手中啊。

 

这样想着的乔一帆,不由自主地就笑了起来。

见到少年莫名地就傻笑起来,王杰希从身后把乔一帆揽到了怀中,把下巴搁到他的肩膀上,在耳边轻语,

“在想什么呢,笑成这样。”

“我在想,现在你就在我身边啊。”乔一帆转过身来,把头埋在对方怀里,罕有地说出了一句平时几乎不会说出来的话。

“嗯,我在的。”王杰希轻抚着少年的额发,轻轻地在额前印下了一个吻。

 

再也不用追逐,他已经在身边了。

 

王杰希的吻顺着额头一路往下,从睫毛、眼睛、鼻尖、细碎的亲吻一直落到对方的唇瓣上才停止了前进,最后深深地吻上乔一帆的唇,舌尖细细地描摹着对方的唇纹,渐渐深入,攻城略地。

 

从过去曾以为是根本就无法触碰的遥远距离,已经消解到几乎只剩下两个人之间那么短的距离。

 

深吻到最后,氧分几乎要被全部夺走的乔一帆伸手攀上了王杰希的肩膀,骨节分明的手指用力地抓住王杰希的手臂,深深地陷入进去。明明已经感到缺氧,却还是纵容着对方对自己的无度索取。

 

真正的,可以触碰得到的他。

 

不需要再躲躲藏藏地掩饰住自己的情感,可以肆无忌惮地把感情暴露在对方面前。

 

两人终于分开的时候,乔一帆险些因为脱力而直接跌坐在地上,幸好王杰希眼明手快地抱住了他的腰,把他禁锢在自己的怀中。在深吻中,两人的衣衫也不知不觉地变得凌乱,乔一帆衬衫的上几颗纽扣已经被解开,露出了白皙的脖颈。王杰希顺势就咬了上去,如同过去时做的那样熟练而轻巧。

 

有时候情感的表达,行动比语言要来的更加直接。

 

乔一帆仰躺着,双手紧紧搂着伏在自己面前的王杰希,湿 糥的舌尖拂过他的颈间,带起了一连串无法抑制的颤抖,口中漏出了点点隐忍的喘 息。

察觉到这些的王杰希,似是不满地在身下人的耳垂上轻轻咬了一口,对方嘴中瞬间漏出了一声压抑不住的呻 吟。王杰希满意地把乔一帆的衬衫掀起,手掌在身体上四处游移,把一处处早已熟悉的敏 感点都挑弄起来。

乔一帆抓住王杰希的双手更加用力,脸色潮红,双眼蒙上了一层模糊的水汽,浓重的喘 息随着王杰希的手在身上的四处点火而不断从口中漏出。

“一帆。”

一个吻轻轻地落在乔一帆充满水汽的眼睛上,王杰希的手游走到乔一帆的腰部,开始往下探索,

“一帆,叫我。”

“前辈……呜——”称呼刚刚脱口而出,身上某处敏 感点就被王杰希重重地掐了一下,引起了乔一帆一阵颤栗。

“——叫我的名字。”

王杰希居高临下地看着乔一帆,带着些不容抗拒的语气,

“……杰希。”

低声地喊出了恋人的名字,乔一帆本就潮红的的脸变得更加通红,像是可以滴出血来一般,

“杰希……唔……”

王杰希缓缓地俯身,再次吻上了乔一帆的唇,把自己的名字封进了对方口中。

 

再也没有距离。

 

相互纠缠的肢体,缱绻地交叠着,一起沉入了浓重的夜色之中。

 

 

This song will almost end

But that doesn’t mean us too

Well,just in case someday you come to me and says  ‘hi ’


--------------------------------------

文章开头和结尾的英文均摘取自《BY MY SIDE》歌词

第一次炖肉汁啥的写的不好请见谅;w;后面写不下去了orz

不要问我为什么一帆会玩2048我也不知道(

 

 


评论(21)
热度(92)

© 一坨废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