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特别怠惰的一坨灰呀」

【全职】【王乔】 希望

【最后24小时/希望】

看到这个活动时大脑里瞬间就闪过了这个脑洞啊!!于是就试着写出来了_(:з)∠)_难得看到如此带感的题目(喂

原本开的是长篇的脑洞,但无奈语死早语死早所以就((

设定可能会有bug_(:з」∠)_

起名废表示题目是一时兴起起的so可能不靠谱orz


**王杰希X乔一帆**

**架空 / 私设 **

**末日梗注意****末日梗注意**

**慎入**

第一次尝试写这种格式的,可能有玩脱的状况(。)

渣文笔渣文笔请见谅_(:з)∠)_

感觉虐不起来orz


--------------------------------------------------------

 

 

 

『地点:格林之森东部』

『时间:荣耀历重生第10年,5月30日,离「拂晓」触发时间还有1天』

 

乔一帆是被脚上的痛感强行唤醒的,被迫清醒过来的他撑起身体环视四周,除了一片死寂的丛林之外,再也没有别的生物。眼前高耸的山壁让他很快就回想起之前的一切,不久前在和队友剿除企图侵占自家领地的魔物时,一直都潜伏在地脉中的魔法能量突然暴走,导致大陆板块也出现了不稳定的位移情况,而自己当时站的地方刚好就是地层的断裂口之一,在那个紧急的情况下根本就来不及让乔一帆做出任何动作,最终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体已经随着凹陷的大地一起往下坠去。幸运的是,从现在看来除了和队友失去了联系和右脚脚踝扭伤了之外,自己遇到的情况还没有太大的问题。

乔一帆下意识伸手向身侧摸索,还好,作为武器的太刀还在。

拄起太刀雪纹,他顺势借着力道站起身来,一手扶上断层山壁下意识向上望去,就在刚才他还站在上方断崖旁,而现在他就已经和那个地方拉开了可望不可及的大段距离。

看来……想要原路返回是不可能了。乔一帆心中下了判断,转身想要寻找别的出路,然而在看到身后的那片丛林时,他却不禁暗暗叹了口气,……想要安全返回兴欣的领地……看来有点难度啊。

在产生荣耀历的重生纪元这个概念之前,格林之森还只是一片不甚起眼的小森林,虽然也有魔物的存在,但也只是一些无害的低等生物和植物,绝对不会像是现在乔一帆眼前的那样子——形态诡异的,完全不能称得上是正常生长的植物,像是成片的参天古木一样,遮蔽了一切外来的光线,把大地笼罩在一片死寂的幽暗之中——简直就是一片死域。

 

突然,在面前的丛林里传出了一阵沙沙的声响,接着离声源不远的那簇植物也跟着抖动起来,并以富有规律的节奏慢慢向乔一帆的方向移动过来。

是魔物?!

乔一帆本还有些松懈的精神一下子警惕了起来。

枝叶的抖动显示着那未知的事物已经移动到了离乔一帆不远的地方,两者之间只隔着一小片空地,距离不远也不近,乔一帆专注而谨慎地盯着枝叶抖动最后停止的那块区域,双手紧握着出鞘的雪纹,刀锋上的紫色幽光不停地涌动明灭,暗示着战斗随时一触即发。

一个飞速从枝叶丛中飞出的小东西率先打破了这场沉默的对峙,见对方突然发起攻击,乔一帆下意识地就抬起太刀一个格挡,被格飞的东西瞬间坠落到地上,“砰”地一声炸裂开来,以其为中心的小片空地立即被熔岩所覆盖,咕嘟咕嘟地冒着红色的岩浆泡。

……熔岩烧瓶?

乔一帆看着地上炸裂开来的玻璃瓶,思绪突然愣住了,这一点都不像是魔物会用的招式啊?难道——对方其实也是人类?

“……是谁?”

乔一帆不禁开口询问道,同时他却又换了一个更加方便发动攻击的姿势,口中轻轻地开始吟唱起召唤鬼阵的咒语,一旦情况不对,攻击随时准备发动。

会人类魔道学者招式的,除了人类之外,还有另外一种更为复杂的存在。

在十年前那场突如其来的能够称之为末日降临的大爆炸中,大陆上不少幸存下来的物种都遭受到了从爆炸中溢散的能量辐射,最后都无可避免地魔化成了现在的「魔物」,连人类也不能例外。受到辐射的人类们,已经没有了过去的自主意识,但是却还保留着过去身为人类时的战斗能力。其实已经可以称之其为魔物,但是却比普通的魔物更难对付。

说魔化人更难对付,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拥有智慧,更是因为当你面对着已经魔化的昔日战友,你还能继续战斗下去吗?

 

乔一帆担心的正是这种情况。

但在他鬼阵的吟唱结束之前,草丛里已经冲出来一道人影,直直地就朝自己的方向飞来,快得乔一帆几乎反应不过来。他立即终止了鬼阵的吟唱,想要侧身避过,却没想到对方也在自己转身的同时改变了方向,继续朝着自己的方向袭来,在乔一帆想要再次做出翻滚闪避动作的时候,下意识作为翻滚支点的右脚脚踝却突然一阵剧痛,最后在对方猛烈的攻势中他只堪堪来得及举起雪纹做出防御的姿态,最后被对方狠狠地扫退到身后的石壁上。

 

“一帆?!”

以凌厉的攻势把乔一帆压制到石壁上的人影攻击停滞住了,像是对于敌人居然是乔一帆感到了意外。他松开了对乔一帆的钳制,同时也掀开了一直戴在头上的兜帽,“你怎么会在这里?”

听到了熟悉的声音,终于从脚踝的剧痛中回过神来的乔一帆抬头看到对方,也不禁愣住了,

“队、……前辈?”

原来刚才在草丛里的是王杰希。那刚刚丢出来的是熔岩烧瓶那倒能够解释了。

只是,王杰希怎么会出现在兴欣的地界里?

 

心中虽然有着满腹疑问,但被松开桎梏的瞬间乔一帆还是无力地滑坐到地上,右脚的剧痛让他实在无法保持着站立的姿势。

“你怎么了?”

见乔一帆无力地滑到地上,王杰希疑惑地皱了皱眉。

“呃,没,没事。”见到王杰希严肃的表情,乔一帆下意识就回避了他的问题,同时缩了缩脚。

但他的小动作并没有逃得过王杰希的双眼,王杰希蹲下身一手轻轻捉过乔一帆缩起来的右脚,问道:“受伤了?”

“……嗯。”

被掀起来的裤腿下,右脚脚踝正红肿着,借口再说出口也已经晚了。

“你忍一忍。”

只是简单地交代了一句,王杰希已经放下了手中的武器灭绝星尘,抚上了乔一帆的脚踝,随即技巧性地扭了一扭——

“————唔!!!”

一阵剧烈的疼痛从脚踝处发起,输送到神经中枢,狠狠地刺激着大脑的痛觉神经,乔一帆闷哼了一声,感觉全身都冒出了冷汗。

但随即王杰希又轻柔地再次转动受伤的脚踝,这次乔一帆发现那刻骨铭心的剧痛竟然奇迹般地消退下去了。

“这样就行,注意近期不要用力就好了。”

“……谢谢前辈。”

“没事。”

 

 

 

『地点:格林之森边缘』

『时间:荣耀历重生第10年,5月31日,离「拂晓」触发时间还有12小时』

 

“这里的魔物真是越来越难缠了。”走出格林之森地界后,王杰希皱眉伸手拍掉身上斗篷上和魔物战斗残留下来的污渍。

“但托前辈的福,我们还是出来了啊。”乔一帆把雪纹收回刀鞘中,深深地吸了一口外界的新鲜空气,露出一个释然的微笑,“如果不是遇到了前辈,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出来呢。”

“以你现在的能力,要走出来也不会太难。”见少年还是一如既往的谦逊,王杰希轻笑,然后赞赏起他的战斗能力来。虽然在近几年微草和兴欣也偶有联合剿除魔物的行动,但是如此直面地和乔一帆搭档战斗,却是第一次。在两人并肩战斗的时候,很多在平时不会注意到的地方细节都会被放大化。穿越格林之森的时候,乔一帆的战斗素养很明显的就被体现了出来,从战术到招式,那是完全不亚于过去微草被称为天才的高英杰的。战斗结束后,王杰希也不禁开始回顾起乔一帆去了兴欣之后的成长。

在从前的某一天开始,王杰希发现自己开始不由自主地关注起这个谦逊又坚强的少年来。从舍弃了刺客而转型成为鬼剑士,看着乔一帆一步一步的成长,王杰希心里总是盘桓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莫名感触。

也许说,看着现在已经成长起来的乔一帆,自己也是有那么一点点的不甘心?

 

“其实都是多亏了叶修前辈的指点……”

乔一帆礼貌地回应着王杰希的赞赏,但中途却突然噤了声。

……多亏了叶修前辈。这句话,对着王杰希,自己曾经的队长说出来……似乎……不太适合啊?

脑海中不自然地又浮现出过去王杰希对着自己时那张严肃的面孔,乔一帆心里不禁一慌。即使是以前在微草也好,还是现在已经落户于兴欣也好,他都不希望王杰希会讨厌自己。一丝尴尬莫名地就爬上了他的心绪,对于自己无意的失言,乔一帆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补救,他只好把话题硬生生地就止住。

对于乔一帆突然终止的句子,王杰希倒是听出了他的意思,但是也没有再说些什么。再怎么不甘心都只是徒劳,大灾难之后的联盟队伍被迫重组,是他先主动选择放弃乔一帆,最后被叶修带回了兴欣。无论当初这个选择是正确或否,王杰希都不会试图再去掩盖些什么。已经做了的事,再怎么去逃避也只能是事实。更何况,能够让乔一帆拥有如此大成长的人,的确从来就不是他。

 

两人间一时就这么静默了下来。

乔一帆不自在的抬头,试图缓解这种僵硬的气氛,但当目光触及天空的时候,一切的思绪都放空了。黎明时分的天幕中,晨曦的柔光与月亮星辰同分得半片领域,依靠着魔法能源持续运转的人造大气层上,流转的魔法光波把来自天宙的光芒折射成神秘的紫蓝色,应对着尚未褪去的星空,此间日月同辉的梦幻一幕正在上映着,让人不由自主地就会陷入这片静谧的深空,放入全身心去感受它。

同时,离开了格林之森的遮天蔽日,大陆中心的浮空城市也得以呈现于眼前。

——神之领域。

大陆上曾经最为繁荣的中心都市的名字。

在神之领域,曾经有那么一位天才般的人物。他为大陆上的很多方面都作出过贡献,从日常使用的工具到战斗用的武器,几乎都能见到他发明品的影子。但是因为一个直到至今依然无法得知的原因,那位人物最后却创造了两个足以威胁全大陆的武器,「拂晓」与「黄昏」。

 

十年前,那个人启动了「黄昏」的触发器。

“我要让这个世界回归到最干净的本源。”

那位疯狂的天才发明者如此说道。

 

“黄昏只是暗夜的序曲。而破晓之光,将带来永恒的安宁。”

 

「拂晓」是在十年前那次在触发「黄昏」而产生的毁灭性大爆炸中,那个人留下来的另一个威胁。在那次大爆炸中得以幸存下来的人类们,一直都在试图找出「拂晓」的匿藏地点。

在那场大灾难中幸存下来的人里,不会有人愿意再次去经历那种深入骨髓的恐惧。

活着,从来都是人类最本能的渴望。

 

 

“听说肖时钦前辈和张新杰前辈也前去参与终止计划了?”被破晓时分的天幕震撼着心灵的乔一帆,突然就想到了「拂晓」的存在。

如果「拂晓」是真的,那按照那位天才的叙述,他们这些好不容易才从那次大灾难中幸存下来的幸存者们,难道……又要再次经历那样的灾难吗?而且,就是在和现在一样的天幕下。

“是的。”王杰希点头,目光投向了抬头看着天穹的乔一帆,神色里有着难辨的复杂,“昨天收到了他们传来的消息,只剩下一天了。”

在两年前,终于被联盟的幸存者们找到的「拂晓」,原来一直被藏在大陆的东部。以此作为开端,在十年前联盟里幸存下来的每一个人都在为了解开「拂晓」的自动计时触发装置而努力着。但是,直到今日,「拂晓」的自动计时器依然在继续着它的使命。即使是联盟中最顶尖的几位高手也是对这个装置一筹莫展。

 “该来的,还是要来……吗。”

朝阳洒下一片金光,渐渐地染满了整片苍穹,灿烂的光芒照得乔一帆不禁眯起了双眼,他转过身背对太阳,看到的是透过光线投射下来的自己的影子。他举起手,地上的影子也跟着举起手来,他轻轻地跳动,地上的影子也跟着跳动,看着这明明是最为普通不过的情景,乔一帆却莫名的有点感动。

这虽然只是渺小的,普通的情景而已,但是却在鲜活的证明着自己确实活着啊。

 

“要相信他们。”

王杰希忍不住抬起手,用力地揉上了乔一帆的头发。

 

 

 

『地点:空积城』

『时间:荣耀历重生第10年,5月31日,离「拂晓」触发时间还有6小时』

 

 

““对,震源位于格林之森东部。起因是地脉魔法源的波动。”

“异常原因……暂时未知。”

乔一帆百无聊赖地靠在空积城主干道旁的栏杆上,时不时回过头去看正在魔法通讯系统前向联盟汇报情况的王杰希,被他握在手中的灭绝星尘因为主人动用魔力系统的关系,剔透的魔法光波在扫把外形的武器上不断扩散流溢出光芒,连带着本该隐藏在夜色之中的王杰希身上也散发着幽亮的光。

每次看着曾经的队长冷静地处理事务,乔一帆总能感觉到心安。也许是曾经在微草呆过一段时间,所以才会有这种潜移默化的想法,大家只要一看到王杰希出手,都会理所当然地觉得,再大的磨难都会被他们的队长所平息。

但是乔一帆自己却明白,除了这种习惯性思维的依赖之外,自己内心还一直潜藏着别样的情绪。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已经在心里扎下了根,潜入到了深处。

不仅仅是想要得到他人的认同,同时想要得到更多的,是来自于他的认同啊。

 

“哈……最后一个移动魔法已经在赶到这边时用了。”
“……嗯,你们也保重。”

听到通讯中对方的最后的话,王杰希少有的显出了一丝踌躇,但随即也苦笑着跟对方作了最后的告别。

回过神来的时候,王杰希已经结束通讯走到了乔一帆面前,眉头微微地皱着,已经没有了先前那副轻松的样子。

“前辈,有什么新的消息吗?”乔一帆不由自主就先开口问了起来,从张新杰给出的倒计时算起,已经只剩下不到六个小时了。

王杰希一抬眼,对上的就是乔一帆充满希冀的目光。

游走在唇边的否定语句在少年的目光下生生地停住,有那么一瞬间,王杰希突然觉得硬生生地浇灭别人的希望是一件如此残忍的事情。

王杰希没有回话,但乔一帆从他在刚才开始就略略阴沉着的表情上读懂了些什么,心中的不安又添了一分。

“……是不好的事情吗?”

面对乔一帆不依不挠的追问,王杰希脑海里不由自主又回想起了刚刚在通讯里还在和自己调侃的既是对手又是战友的联盟同伴们,他们最后的告别,现在还在他的耳边回响着,

“真是可惜啊,大眼没有机会见到我最后一面了呢。”

“说不定以后还有机会见面呢!”

“去去去,我说大眼啊这种时刻还让你一个人在外面真是太悲剧了你怎么当初就不带上多几个人呢啊!”

“谁说他是一个人了他刚不是说了我们兴欣的小朋友在他旁边呢!”

“你们都别闹了……”

“总之,王队,保重了。”

 

王杰希苦笑。

从前总是千方百计想要逃离的结局,在它终于要开始的时候,反而整个人都释然了。

 

“还是没有进展。”王杰希最后还是回答了乔一帆的问题。

毫无意外的,他看到了少年眼中瞬间逝去的光,像是不忍,王杰希随即转移了话题,

“接下来我要去神之领域,你要来吗?”

话音落下,王杰希已经骑上了灭绝星尘,转过头来看着还处在呆愣状态的乔一帆。扫把上流转的魔法光波把王杰希笼罩在一片柔光中,点点光粒子在四周飘散,点亮了漆黑的夜,看起来他就是一位来自星空的使者,好像只要伸出手,他就可以把自己带往永恒的光明之地。

 

 

 

『地点:大陆上空』

『时间:荣耀历重生第10年,5月31日,离「拂晓」触发时间还有4小时』

 

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乔一帆发现自己已经坐在了灭绝星尘上面。

猎猎夜风在耳边不停地呼啸,由于鲜少有离地飞行的经验,乔一帆下意识地就死死拽住前面人的斗篷,几乎把整个身体都往他背上靠去,生怕一个松手就会从半空坠落。

在适应了飞行的状态之后,王杰希感觉背后抓住自己斗篷的力度放松了一些,于是他调整了飞行的角度,向着更高的上空猛力飞去。灭绝星尘带着魔法师和鬼剑士越飞越高,几乎到了和大陆的中心城市神之领域平齐的高度后才开始保持着平稳的速度前进着。

从空积城到神之领域的飞行距离说长不长,但也不算短。夜半时分的空中凝结着冰冷的温度,坐在灭绝星尘后面的少年不由得往前面人的背后缩了缩,宽大的斗篷被风鼓吹起来,几乎能把身后人包裹住,恰好能为乔一帆挡去了不少寒意。

减少了寒气的侵袭,乔一帆终于抬眼俯瞰起脚下的大地。在十年前大灾难,整片大陆都受到了重创,直到今日,大陆被修复的也只是很少一部分地区。更多的,是现在乔一帆眼中那成片的废墟。脚下满目的疮痍,从视线可及的地方一直延伸到远处天地相接的地平线间,黑黢黢的废弃都市和满星漫天的紫蓝色天穹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一边是生机勃勃,另一边却只有沉重的死气。

 

凛冽的夜风不停在耳边刮过,夜空里两人都默契地没有谈话。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天穹,乔一帆不由自主地就伸出手去,目所能及的视野里,星星离他是那么的近——但却还是无法拿到手里。乔一帆摇头笑话着自己天马行空的思绪,目光再次瞥到了脚下那片已经死亡的大地。

现在他们的命运,也许和现在他们所处的空间是一样的吧。一边是希望,而另一边就是对立的绝望,处于二者中间的他们就只是在等待着拂晓的最后宣判,若拂晓是假的,那他们就将得以解放,但若是真的——那就只剩坠入脚下的无尽深渊了吧。

手下意识地就把斗篷拽的更加紧,乔一帆整个人也下意识地向着前面的人靠去。现在面前的人,是自己心心念念想要得到对方认同的那个人,也是自己一直崇拜着、尊敬着的那个——自己喜欢着的人啊。

本来只是想要把这份心情藏在心底,但此时此刻的乔一帆却觉得怎么都不够。

王杰希温暖的体温透过衣物传递到乔一帆身上,乔一帆把额头抵在对方宽阔的背脊上,终于忍不住喃喃出声,

“前辈。”

“嗯?”乔一帆微弱的声音透过胸腔和骨头传导到王杰希耳中,原本专心致志地控制着灭绝星尘的魔术师歪着头应了一声。

“我喜欢你。”

乔一帆的声音比刚才还要小了几分,猛烈的夜风无情地灌进王杰希的耳朵,让他一时分辨不清少年的话,于是再也没有把话接下去,但在后面靠着他的背的乔一帆却感觉到了王杰希的背明显地僵硬了一下。

少年微弱的心声被强风吹得破碎,连王杰希自己也不清楚,那句话到底只是自己一时失神的错觉,还是出自少年之口的真实。

 

 

 

『地点:神之领域外沿』

『时间:荣耀历重生第10年,5月31日,「拂晓」即将触发』

 

如果不是末日将至,也许他们并不会有机会并肩坐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对话停顿的空当间,王杰希突然就想到了这句话。

他别过头来,旁边的乔一帆此时正抱腿蜷缩成一团,看着最远处即将要破出光芒的地平线,眼中是他看不懂的神色。

王杰希从腰间挂着琳琅的道具中拿出了一个小小的沙漏,处于上层的沙子已经越来越少,时间已无多。

轻轻叹了一口气,目光再次落到身旁的少年身上。刚刚靠在他的背上说的那句话,算不算是告白?

直到乔一帆先说出我喜欢你之前,王杰希一直都不懂盘踞在自己心里的那点异样的情绪,而在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了。

 

但是,时间好像已经不够了。

 

王杰希瞥了一眼被放在一旁的沙漏,上层的剩余沙子已经又下去了大一半。

 

还有一分钟。

 

“一帆,在路上时你是不是跟我说了一句什么?”

“诶!我……”

少年脸上一红正想要否认,却被王杰希一把拉过去抱在了怀里。

 

“现在我才明白过来,真的太晚了呢。”

王杰希顺势把头埋在少年的肩窝,轻轻地笑了起来,半分释然,半分懊恼。

 

“如果「拂晓」是假的,你会愿意跟着我一起走下去吗?”

“前辈……?”

突然被问到了类似告白的问题,乔一帆吓了一跳。他被王杰希整个地抱在怀中,他能够听到自己的陡然加速的心跳声,现在自己的脸一定很红,乔一帆默默想着。

 

四十秒。

 

“虽然已经太晚了。”

“我喜欢你啊,一帆。”

“我喜欢你。”

 

“……!”

王杰希话音刚落下,便低下头封住了对方的惊呼。

柔软的唇相互接触,碰撞着,但仅仅是这样还是不够。

 

灵巧的舌头顶开了少年的牙关,破开城池直接深入,攻略腹地。

舌尖拂过齿列和上颚,然后又灵巧地连钩带骗地把口中的小舌卷入自己口中,用力地吮吸着。

 

二十秒。

 

王杰希用尽全身的力气去拥抱着怀中的人,狠狠地把对方往自己胸膛上压,仿佛要把对方揉碎了融进自己的身体。两唇相接的地方也没有松懈下来,反而越来越深。

怎么都不够,远远不够。

 

十秒。

 

浓烈的心情狠狠地撞击着心脏,热烈的感情燃烧着身上的每一寸神经,几乎要陷入疯狂。

远远都不够。

可是自己知道的太晚了。

晚的连开始的机会都不被允许。

 

五。

 

四。

 

三。

 

如果还有活下去的希望,你可以接受我吗?

 

二。

 

不要红着脸不说话啊,我知道你一定会接受的。

 

一。

 

到时候,我们就在一起吧。

 

 

 

 


---------------------------------------

总有种前面写那么多都是为了给最后作铺垫的作死感(揍

                     文笔渣见谅;w;        


评论(25)
热度(42)

© 一坨废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