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特别怠惰的一坨灰呀」

【全职】【王杰希生贺】星屑与尘嚣

王杰希生日快乐嗷!!

昨天出远门刚回来实在是爆不出手速赶贺图,于是就献上一篇短小的贺文作为大眼的生日贺礼吧w


一位守护着微草和星辰的魔法师。

大概是 魔法师=王杰希,少年=王不留行 的设定

只是一个小小的脑洞,文笔渣请见谅_(:з」∠)_

起名废(。


大眼我好喜欢你;w;

---------------------------------


01

他伸手指向夜空,便会点亮星辰。

 

02

从前,在微草国有一位管理着星辰的魔法师,他常年孤居在高塔之上,以强大的法力来守护着这个国家。人们对这位魔法师都非常敬畏。魔法师偶尔会到塔下来,但人们对他都一直保持着毕恭毕敬的距离。

 

他真正的温柔,也许只有高挂在天幕的星辰会懂得。

 

每当夜幕降临,魔法师就会展开高高堆在桌子上的羊皮卷,坐在窗前把一片片嵌在夜空的星域描摹成一幅又一幅的星图。

魔法师笔下的星图都准确记录着天空里每一颗星星的位置。无论璀璨或黯淡,这位尽职的魔法师都会把星辰测绘下来,时时观察着天幕的动向,保护星辰不会被深空吞噬。

 

03

这又是一个晴朗的夜晚。

魔法师像往常一样来到桌前娴熟的展开了手中的羊皮卷,

“各位,晚上好。”

他推开了旁边的落地窗,仰头轻笑。乌墨中泛着蓝光的天穹盛满了漫天的星斗,横跨天际的银光白练破开了夜空的沉寂。星辰一闪一烁,原本就闪耀的星此刻变得更加光亮,像是在回应魔法师的问候一样。

展开的星图上,被法术特别加持过的星点正随着天幕上星星前进的轨迹而移动着,魔法师便对着夜空一点一点地修正星图上的轨迹。

 

就如同人一样,星星也会有新生和死亡。

 

魔法师目睹着星的诞生,然后看它从灿烂走向衰亡。在这片远离尘嚣的星空之上,这样的死与新生魔法师不知道已经经历过了多少次,但每次他都会尽责地为已经黯淡的星指引出一条最终的路途。

魔法师静静的盯着方才自己指引的方向,燃烧着最后生命的星辰在天幕拖出了一条长长的轨迹,终将永远归于沉寂。他垂下手里的法杖,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即使已经见证过无数次星辰陨落,但还是会忍不住为它们叹惜。

每一颗星辰,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04

“你好啊。”

落地窗被礼貌地敲了三下,随后响起了一道清亮的声音。

声音不大不小,却把正专心致志测绘星图的魔法师吓了一跳,他诧异地回头,便看到了一个少年模样的人坐在落地窗外的阳台栏杆上,头上戴着一顶大大的宽沿尖顶帽子,宽大的帽檐下露出一双眼睛正向着房间里的方向好奇张望,大概是因为身高的问题,坐在栏杆上的少年双脚悬空离地地一蹬一蹬着,就像是个调皮的小孩爬到别人家墙头时得意的模样。见到王杰希转过来看他的时候,少年神采奕奕双眼显得更加明亮,他笑了起来,用手里握着的扫把柄往落地窗戳了戳,还是三下,

“你好,终于能见到你了,来自微草的魔法师。”

“……你是?”

内心搜索了一遍发现眼前的这个少年自己的确不认识,魔法师蹙眉问道。

“啊……说起来,你的确是不会知道我呢。”

被反问的少年作了个无奈的手势,然后像是在自说自话般地摇了摇头,又把身体向着魔法师的方向前倾了一点,伸手指向了后方的星空,

“我就住在那里呀。你每天都会和我们打招呼不是吗?”

“你是星辰的使者?”

“诶,这么说其实也不对吧。我就来自那里呀,就是那颗星,看到没?”

少年干脆从栏杆上跳下来,直接走到魔法师跟前,转身给他指明正确的位置。

 

他所指的方向,是微草国的守护星的方位。

 

“嘻嘻,现在知道我是谁了吧?”

看着魔法师脸上欲言又止的表情,少年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容。

“你是……”

就在魔法师快要将名字说出口的时候,少年却赶紧地踮起脚尖双手捂住了魔法师的嘴,神情里闪过一丝慌张,

“不要说出来……星星被说出名字的话就会被立即召唤回去,你没有听说过这个传说吗?”

被捂住嘴巴的魔法师困惑地摇了摇头,伸手指了指守护星的位置,

“你不想回去?”

“没有。”

“那为什么……”

魔法师有点失落,身为星辰的管理者,同时亦是微草国的守护者,被自己国家的守护星当着面地表现出不想回去星空的行为,实在……郁闷。

“嗯~就是想来看看这个国家啦!”少年被魔法师逼问到无可奈何,只好从实招来,“还有就是……来见见现任的星辰管理者。”

少年的眼神一瞬间变得认真起来,收敛起了之前的幼稚行径,少年身上的气质也瞬间变得沉静稳重起来,注视着魔法师的幽黑瞳孔仿佛是一片静谧无音的汪洋宇宙,藏掖在最深底处的灵魂穿过了千万年的时间来到现任的守护者面前,审视着这个年轻的继任人。

 

“微草的星星,已经有点黯淡了。”

 

少年张口打破了这短暂的沉默,语气虽然带着失落,但是看着魔法师的眼中却是闪动着希冀的光。

“你是星辰的管理者,你也是微草帝国的守护者。我相信,你能够改变这个局面。”

少年顿了顿,语气随即从严肃转换到了轻松的状态,狡黠的笑容也重新回到了脸上,

“我相信你是最好的魔法师。你也是我见过的管理者中,最温柔的一个。”

“……这什么跟什么。”

“我说的是真的!”

见魔法师有些嫌弃的眼神,少年连忙保证道,仿佛生怕单凭语言并不足以说服对方,他连忙就把魔法师拉到了阳台外。

“正因为有你的守护,这个国家才能够过的如此平稳。也正因为有你的管理,夜里的星星才不会被深空吞噬掉,夜才能够得以维持星辰的法则。”

说话间,少年已经把手中的扫把交到了魔法师手中,扫把上流转的点点星光亲近地环绕在魔法师手周围,就像是小狗对着主人亲昵地磨蹭一样。

“这是?”

“来跟我去看看吧,在你守护之下的这个国家。”

少年笑着牵引着魔法师骑到扫把上,自己浮空站立在一边,教导着对方怎么使用扫把飞行。

 

“灭绝星尘只会认可真正能够带领微草前进的人呢,你看,它一点也没有反抗你。”

少年跟在操控着灭绝星尘飞行的魔法师后面,笑吟吟地说着,

“我就知道我不会看错人的。”

 

“微草……会变得更加好的。”

在夜空中俯瞰着微草国的魔法师突然低头说了这么一句,语气决绝。

“我会好好的守护着它。”

 

“嗯,我知道~”

少年一个倒飞窜到了魔法师面前,倒着头朝着对方,脸上的笑意怎么都停不下来。

 

“你会带着微草一直前进,属于微草的星辰将会变得越来越盛。”

 

“有你在,属于微草的光芒永远不会黯淡。你是照亮黑夜的光明。”

 

 

少年说话间,空中突然袭来一阵强风,吹起了他头上宽大的尖帽子,瞬间无数的星屑从帽子里滑落出来,一路散落在他们路过的夜空里,身后星河万里。

 

“哎呀,我该走了。”好不容易才扣住了从帽子里滑落出来的星屑,少年撇撇嘴,一副不舍的样子看着魔法师。

“嗯?你要回去了?”魔法师下意识地就抬头看向了守护星的位置,眼底划过一丝失落,之前他还以为这个活泼的少年是真的打算和他一起留在高塔里了。

“这个,给你。”少年没有回答魔法师的问题,而是塞给他了一张星星形状的纸牌,“也许你会忘记我的存在,所以,留着它吧。”

“……我看着它就不会忘记了?”魔法师把手中的星星牌反复翻看,看上去它并没有任何特别之处。

“总之,你留着就好啊。”

少年别开了头,然后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又凑到了魔法师耳边,轻轻说道,

“我之前不是不让你说我的名字吗,其实啊,我还有另外一个名字的,那就是——”

 

就在少年报出名字的那一刻,又一阵强劲的风刮过,说出口的语言全都被劲风绞得支离破碎,而少年在说出自己的名字之后,身体就开始变得虚幻起来,从下至上地,一点一点虚化成金色的星屑光芒,向着深蓝色的天穹飞散。

 

魔法师看着少年一点一点地在自己面前慢慢消失,他很想说些什么,但最终却还是抿紧了嘴唇,没有再说任何话。

 

 

05

清晨的和煦阳光唤醒了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的魔法师,他迷迷糊糊地想起昨晚依稀发生过的一些事情,但是过程却非常模糊,最终残余的记忆随着睡意一起都随风消散掉,魔法师的脑海里只剩下了仿佛是谁对他说过的最后一句话,

 

“你将会是微草最强大的守护者。”

 

“万千星辰与你同在。”

 

 

啪嗒。

一张星星牌从魔法师手边掉落,轻轻地滑到了落地窗边。




【END】


评论
热度(25)

© 一坨废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