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特别怠惰的一坨灰呀」

【全职】【喻黄】为什么

只是一个突发的脑洞...

不说话的黄少天((。

突然好想看看↓这样的少天啊于是就忍不住动手了^q^


喻队可能有点黑化_(:з」∠)_.....

非要说的话也许可能大概是个相爱相杀的故事(不

就是个突发奇想小段子而已_(:з」∠)_渣文笔...

 ----------------------------------------------



为什么?

黄少天整个人都靠着墙角缩成了一团,试图以此逃避对方的问题。但喻文州却俯下身来,强硬地拉开黄少天环住膝盖的手,半强迫地抬起他的头,让他目光和自己对视,

“为什么?”

“……”

黄少天反常的保持着缄默,平日里总是不停张合地呱躁着的嘴紧紧抿成一线,抬眼对上喻文州带着质问的眼神,只是重重地摇头,眼底还罕有的带着少许哀求。

“少天,告诉我。”

对方眼底稍纵即逝的躲闪神色喻文州自然是不会错过,但他依旧不动声色地保持着禁锢对方的姿势,直直地看着黄少天想要逃避似的神情,深幽的目光仿佛直接就能穿过躯体看透对方的灵魂。

见黄少天依旧固执地沉默着,喻文州眼底沉了沉,抓住黄少天的手不自觉地加了劲,脸上的神色也开始透出一股危险的意味来,

“少天,开口说话。”

手腕被强劲的力度束缚着,黄少天不舒服地摇头想要挣扎开来,但此时浑身都没了力气的他又哪里是喻文州的对手,再怎么用力地挣扎,在喻文州眼里看来也不过是和小猫挠痒一样,轻而易举地就能够把身下人钳制住。

“说话呀,少天。”

喻文州一边压制住试图逃脱的剑圣,压低了声线在黄少天耳边轻轻耳语。黄少天被对方喷到耳廓上的温热鼻息弄得心慌意乱,反倒更加用力地挣扎起来。

“……你说过,你不会骗我的。”

他似笑非笑地继续说着,然后腾出一只禁锢住身下人的手,轻轻地抚上了黄少天的嘴唇,温柔又情色地抚挲着,就像是一片羽毛轻轻地擦过心尖,引起了身下人一阵无法抑制的颤抖。

 

“……我不能说。”实在是受不了喻文州半带挑逗的捉弄,黄少天终于还是开了口,但却只是短短的一句拒绝,随即他便立即闭上嘴,小巧的虎牙紧紧地咬住了下唇,一副死死不愿再松口的样子。

“有什么事,连我都不能知道吗?”

喻文州方才抚挲着黄少天嘴唇的手随着近似质问的语句缓慢地移动到对方的下巴,暗暗用力捏住,手上的力度和脸上温和的神情完全成了反比。

被钳制住的黄少天心虚的移开了目光,不想再与喻文州对视,但喻文州却强硬地把黄少天的下巴板过去,逼迫着黄少天的眼睛对上自己,他比常人还要略偏浅色的棕色眸子里映出了喻文州温和的脸庞,喻文州满意地笑了起来。

 

“其实,我都知道的。”

黄少天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僵了一瞬,但很快就被隐藏了起来。喻文州温和的笑脸变得有些危险起来,他捏住黄少天下巴的力度也渐渐开始增大,

“你知道吗?我之所以问你,只是想你能亲口告诉我而已。”

眼看着喻文州带着哀伤表情的脸越靠越近,黄少天开始不顾因被钳制住而发痛的下巴拼了命的想要挣脱开来,在身上人的眼睛里,他分明看到的是知道真相之后深恶痛绝的光。黄少天眼底的恐惧瞬间就在此刻暴露了出来,但这怎么可能就会让喻文州停下来。喻文州眯起了双眼,把头枕到了黄少天肩上,嘴唇几乎要贴上他的耳廓,像是对着最亲密的情人呓语一般,用带着气音的声调轻声在黄少天耳畔继续说道,

“结果,我好失望。”

 

黄少天想要挣扎着张口解释,喉头却突然一窒。

喻文州之前负责禁锢黄少天双手的左手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抚上了黄少天的脖颈,轻柔的动作让一直处于紧张状态的黄少天也没有察觉,喻文州宽大的手掌覆上了黄少天的咽喉位置,力度在一点一点地收紧。

“唔!啊!”

黄少天这次真的慌了,他想要叫出声来,他想要大叫救命,但是最终喊出来的只是无助的呻吟罢了。

他真的会杀了自己!

一瞬间黄少天心里扫过这么一句话,意识到这个问题后,黄少天开始更加剧烈地挣扎了起来。他伸手抓住了掐住自己脖子的手,试图要把它掰开,但是现在的黄少天身上根本就没有一点力气,即使他抓住了喻文州的手,也只是像一只不自量力地试图要以一己之力搬动石块的蚂蚁一样,一切都是徒劳。

随着喻文州手上的力度渐渐加重,黄少天感觉自己所有的神思都已经开始涣散,唯独一直靠在自己肩上的人喷在自己耳边的鼻息越发地清楚起来,全身上下有知觉的地方好像已经只剩下耳朵这一块,他能感觉到喻文州在自己耳边呢喃的轻语,虽然他已经无法再集中精神去听清楚他说的到底是什么。

黄少天的眼皮越来越重,意识也开始变得模糊起来,透过模糊的视线,他最后看到的是喻文州温柔又深情的微笑,对方轻轻地把额头靠在自己的额头上,然后轻轻地说了一句什么————

 

黄少天的世界从此变得一片黑暗。

 

 

 

 

 

 

 

 

 

 

 

 

(↓也许可以试试继续往下拉>_0)

 

 

 

 

 

 

 

 

 

 

 

 

 

 

 

 

--------------------------------------------------------------------------------

 

“CUT!这段拍的非常好!真是辛苦两位了!”

 

“卧槽——终于活过来了!!”方才还躺在地上装尸体的黄少天立刻“活”了过来,他两腿一伸弹起来坐在地上接过了喻文州递过来的水瓶,打开之后狠狠地灌了几口,“天啊这个角色不能说话简直是——太折磨了!队长队长你知道吗你中间演的真是太好了连我都差点以为自己真的要被杀掉了啊啊还有那种犀利的眼神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我也想学学啊回去还可以吓吓小卢什么的啊哈哈哈哈!”

 

“呵呵,少天的演技也很不错啊。”喻文州轻笑着略过了关于剧中自己那“能杀人的眼神”的技能,接过了旁边助手递过来的毛巾。

 

“真不是我说啊队长,我觉得你刚刚那个眼神真的真的是太恐怖了!我到现在还是难以忘记啊现在想想还是会发寒呢队长以后我都不敢骗你了——被你那表情一盯简直比被老韩一瞪还要恐怖啊我不是说老韩不好啦只是跟这个比起来队长简直是太过——网上有个词怎么说来着,对了,腹黑,对对,就是腹黑!”

 

“那,少天以后就要小心注意了呢。骗人可是不好的行为哦^ ^”

 


--------------------------------- 

(关于最后这里和前文的联系,到底真的只是拍戏,还是后文只是发生在另一个世界里的事呢,我也不知道了╮( ̄▽ ̄”)╭ (揍


评论(5)
热度(41)

© 一坨废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