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特别怠惰的一坨灰呀」

【李轩生贺】【王李】冲动

昨天好不容易赶上了生贺最后半个小时,结果居然被屏蔽了orz


重新上。


人生的第一锅肉,居然就这么献给了王李


也许并不好吃_(:з」∠)_




脑洞来自于419←其实就是想看看喝醉了的轩哥x


李轩0513生日快乐!(顺便也是给今天的自己的生贺orz




一年没写过东西了,希望不会ooc.......文笔渣_(:з」∠)_


其实开始就是想试试炖肉,没啥剧情xxx




----------------------------------------------




「For one night , for fun.」


是自己眼花了?


借着朦胧的醉意,李轩歉意地侧身让过上来搭讪的人,直径穿过人群走到那个一直坐在角落里的男人面前,半是调侃地把手中的高脚杯放到桌子上,笑道:


“王队,想不到竟会在这里碰见你。”


话音刚落,男人便在李轩的意料中错愕地抬起头来,也没有去纠正对方对自己还是用着过去的头衔称呼,显然他并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听到自己熟悉的母语,王杰希盯着李轩看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般开口反问:“……李轩?”


也许是受到室内晦暗不明的光线影响,当李轩对上抬头看向自己的那双墨黑色的眼睛时,心跳突然就漏了一拍。借着酒劲的一时兴起,抑或这其实就是自己内心的本意,李轩刷地就坐到了王杰希对面的座位上。


从今晚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李轩就一直抑制不住自己的笑意,而现在面对着王杰希,满溢在嘴角的笑容更是被下了魔咒一样止不住。李轩努力抿了抿嘴角,想要试图平复因醉酒而莫名兴奋的情绪,却不知道自己看着对方的双眼其实灼灼有神:


“我还以为在这里碰到熟人的几率会是百分之零,没想到王队竟然就成了破记录的那百分之一,刚刚在那边看到你的时候还以为自己眼花了。”


李轩的形容其实并不夸张,王杰希也万万想不到竟然会在一个离家接近一万多公里外的异国小镇上遇到熟人,虽然两人除了在赛场上是敌对立场之外,平时也不过是泛泛点头交而已。


“真意外,李队也是我这里破纪录的百分之一。”王杰希浅笑点头表示同意。


“我猜——你是一个人来的吧?”


“嗯,难得也放大假了,一个人放松下也不错。”王杰希对着自己今年刚宣布的退役如此调侃。


“那王队介意多个同伴同游么?一个人也是无聊。”也许是他乡难得遇故人,对着以前几乎没有过交流的王杰希,李轩的话变得出奇地多,他在说话时嘴角也一直在不自觉地上扬,因为酒精的作用,平时属于宅男的苍白脸庞上亦罕有地浮现出一片浅浅的陀红。然而他本人却浑然不知,只是自顾自地继续道:“我想和你一起。”


“嗯?”王杰希仰头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却听到了对方一句意义不明的邀请。他的视线落在李轩泛着红晕的脸上,隔着晦暗而迷幻的重重光影,对方的表情连带着嘴边若有若无的笑意都渐渐变得暧昧不清,王杰希突然觉得自己被人施下了不能动的咒语,墨黑色的双瞳就这么直直地映出男人肆意的笑脸,他从来都不知道李轩笑起来原来可以这么好看。


直到震耳欲聋的重金属忽然在耳边炸起,王杰希才如梦初醒般回过神来,他迅速就收敛起无意中失控的情绪,恢复到先前的轻松神态善意提醒道:“李轩,你醉了。”


“哎?我觉得我还挺精神的啊……”听到对方的提醒,李轩第一反应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有点热热的,但自我感觉还算是良好,于是他反驳道:“你知道吗,通常说自己没醉的人其实都已经是醉的不成样子了,但我就没有说,而且真正清醒的人啊都是用行动来证明一切的——”


李轩这边说着,就已经撑着桌子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用一种得意的神色看着王杰希,然后对着对方做了个挑衅的姿势:“怎么样,我还是能够站得稳的。”


然而李轩话音刚落,忽然就觉得脑袋一重,接着整个人就失去了重心的要往前倒去。在李轩反应过来自己要摔倒之前,王杰希已经眼疾手快地起身扶住了他,李轩顺势就伏在了王杰希的肩膀上。此刻两人以一种极其暧昧的姿势靠在了一起,加上酒吧里昏暗的光线和刻意营造的隐秘气氛,两人看起来就像在紧紧地拥抱着对方,一名刚好路过的客人对着他们吹了声口哨,并用一种调侃的语气说了句什么才离开。


客人的语速太快,并不算熟悉的语言再加上这狭小的空间里一直回响着吵杂的音乐,王杰希无法听清楚那人到底说了些什么,但是从对方一脸“我懂的”的笑容里,王杰希想也知道那人是误会了什么。他有些无奈地推了推半趴在自己身上的李轩:“还敢说自己没醉,能起来吗?”


“抱歉抱歉……”只觉得自己一直头重脚轻的李轩一边道歉,一只手抓住王杰希的手臂想要重新站起来,但双脚却怎么都使不上力气,在几次努力的尝试后他最终还是放弃般地重新伏在了王杰希肩上。


两人因为微妙的身高差异,李轩一低头鼻子正好就抵在了王杰希的肩窝上,一直在王杰希身上若有若无的味道瞬间争先恐后地盈满了李轩的整个鼻腔。真好闻。李轩攀着王杰希的肩膀,无意识间又向着那股味道靠了靠。男人身上的香味很特别,并不是特别的浓重,但也绝不是清香,真要形容的话……李轩心里思索了半天,最后还是下了结论:大概就是那种沉溺在深海之中的感觉?


当借着醉意就这么趴在别人肩上借力的李轩正在大脑里进行不着边际的发散思维时,时不时就要受到路过的客人行注目礼的王杰希终于忍不住一把捉起怀里还剩一半意识的男人的一只手架到自己肩膀上,搀扶着李轩就往酒吧的门口走去:“我先带你出去吹吹风。”


也许小镇居民都少有夜游的习惯,接近午夜时分的街道上早已空无一人。微凉的夜风把两人身上的酒气都吹散了不少,从李轩那里问出来的落脚处竟然也凑巧地和自己是同一间旅店,王杰希想了想,做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最后还是把半醉到站不起来的某人硬架了起来,搀扶着对方慢慢地向旅店的方向走去。


不知道李轩本来就是个话多的人,还是因为醉酒而让男人变得话唠,一路上被王杰希扶着才能有力气走路的李轩一直在强调自己并没有喝醉:


“我现在还是很清醒,真的,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不过是身体没有了力气而已。”李轩再一次看着王杰希看不出表情的侧脸,认真地重申道,“我可知道你是谁的。”


“哦?”听着男人一路上重重复复的强调,王杰希其实都几乎要烦透了,一听到李轩又有了新的言论,他几乎是立刻就作出了反问:“那我叫什么?”


“唔……王……杰希。”


答话间,李轩忽然就把脸凑到了王杰希跟前,一双略带着笑意的眼睛直直看着王杰希,陀红色的脸颊离得很近很近,从王杰希身上飘出的若有若无的气味在无形地牵动着李轩的心绪。王杰希被那双笑得发亮的眼眸直勾勾地盯着,心里又翻涌起一阵莫名的悸动,刚刚在酒吧里的时候,王杰希就已经差点沦陷在这么一个漩涡里,而现在,他更是觉得自己的理智正在一点一点地崩落。


是不是偶尔也应该放任下自己呢?


这么想着的王杰希,不自觉地就抬起了手。然而正当他要抚上对方的腰时,一直盯着他看的李轩却突然笑出了声:“哈哈——王杰希,没想到你还真是大小眼啊,以前没怎么注意……现在仔细看看还挺明显的哎?”


…………哈?


面对着在这种情况里还突然指着自己长相说事的人,王杰希只觉得哭笑不得,这人到底是醉没醉啊。他无奈地收起了举到一半的手,李轩的话让他也瞬间从酒精的幻觉里清醒了一些,王杰希发泄不满般重重地拍了拍李轩的肩:“已经不早了,我们快点回去吧。”


也许真是有些不快,王杰希的步伐迈得有些急切,双脚无力而只能靠着王杰希支撑着的李轩忽然就被带的一个踉跄,这个动作发生之时两人还是保持着先前近距离的动作,结果李轩被这么一带,头下意识地就想转回去,嘴唇却在无意中碰擦到了王杰希的脸颊,顺势地从耳边一滑而过。非常轻浅的触碰,却像猫爪一样轻轻地在王杰希心头调皮地挠了挠。


脸突然被极柔软的东西触碰,王杰希只觉得忽然脑袋一片空白,而耳边却轰鸣了起来。大概是有酒精的余韵在作怪,胸腔里头像是有一头狂躁的野兽,在身体里不断地咆哮碰撞着,他感觉有一道声音在心里呐喊,不断地叫嚣。王杰希低头看着正扶着自己手臂想要站稳的男人,心头一阵发热,在理智反应过来之前,他就已经抓住了李轩的手,极快地的压着对方吻了下去。




*接下来下文请走汤不热




-----------------------------------


也许还有后续,大概_(:з」∠)_


第一次炖肉真写的x尽人亡了..........


看了题目)原本想写的激烈点的,结果好像怎么写都显得好平淡啊orzzzz



评论
热度(36)

© 一坨废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