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特别怠惰的一坨灰呀」

【剑三】【藏秀】未命题

藏剑第一次见到七秀是在10岁那年。

七秀的师父带着她到藏剑山庄拜访故友,顺便为她求一双好剑。

那天正值午后,藏剑正跟着师父学打铁。一个弟子前来呈上一把粉色的轻纱折扇,说有人想见师父。他师父停下了手中的活看着那把扇子出神了好久,然后带着他去了前堂。

 

藏剑一进门,两个粉色的身影便映入眼帘。一个年纪稍长的七秀女弟子和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小孩子,小七秀小小的身子都裹在粉色的绸缎里,唯独不相称的是小七秀那冷漠的表情,像是在说这世界都与她无关一般。然而看着那白白嫩嫩的小脸,藏剑还是情不自禁的联想到了师姐做的桂花藕粉糕。

完了,好想咬一口试试看。藏剑默默的吞了吞口水。

 

他看着那孩子彻底的出了神,直到师父狠狠地在他头上拍了个巴掌才如梦初醒,

“你个臭小子又神游到哪里去了?真是失礼!”

藏剑一下被师父拍得两眼冒金星,晕晕乎乎的红着脸就给两人问了好,然后师父又吩咐他继续回院子里练剑,便带着两人往剑庐里去。

 

“若是今天还练不好九溪弥烟就不许吃饭,你自己看着办!”

师父临走时的话语还留在藏剑耳畔,他不服气的哼了一声,但还是乖乖的走到自家院子里拿起轻剑开始转啊转啊……呃,好想吐……

他就这么转了一会儿终于放弃了挣扎,索性把轻剑往旁边草丛一丢,自己也随即躺了下去。视线触及湛蓝的天空,躺在树荫下的他就这样惬意的观天出神,或许……这样的过日子也不错呢。

 

正当他百无聊懒的神游天外时,视线的余光瞥到了门口进来了一个小小的粉色身影,刚刚那小孩子竟独自走了回来。藏剑一翻身坐了起来盯着七秀,只见她只是拿着双剑走到藏剑方才练剑的空地前,眼神若有若无的瞥了一眼在一旁的藏剑,然后从容的练起了剑舞。

 

……好美……

藏剑由衷的感叹,目光紧紧的盯着七秀的动作,连自己什么时候站了起来也没发现。

点足,转身,出剑,舞袖,收剑。

一套剑舞如行云流水。

完毕后七秀很是淡定的无视掉旁边某人目瞪口呆的表情,径自走到树旁的石桌前坐下,自己动手倒了一杯侍女早已准备好的茶。

 

见七秀居然向自己这边走来,藏剑再也按捺不住,也跑到他对面的石凳坐下,两眼放着金光肆无忌惮的盯着对方。

“姐姐好厉害!你们七秀坊果然名不虚传啊!连耍剑也耍得那么美!”

……耍……剑?七秀口中的茶水差点就喷了出来,壮哉我大七秀坊……这家伙想说什么…………而!且!我其实比你小好吧!!

七秀在内心默默的扶额,决定了不要理睬这个傻里傻气的家伙。

 

“诶?姐姐怎么不理我啦?来陪我说说话嘛?”

见七秀居然不理睬他,藏剑倒不依了,一个劲的换话题,叽里呱啦的讲得天花龙凤,可七秀还是气定神闲的坐在那里喝茶,看也懒得看他。

“啊!姐姐不会是生气了吧?!我说错了话吗?哎?我怎么没发现……”

藏剑忽的就恍然大悟起来,然后又在自个儿的碎碎念。

 

…………这,货,好,吵!

然而就在七秀想着要不要离开时,藏剑却先站了起来。

“啊咧肚子饿了呢,嘿嘿幸好之前藏了一些师姐带回来的……”他就这样一边自说自话,一边想着屋子里跑去。

 

……呼,真是个吵死人的家伙。

七秀终于松了口气,细细的抿了口茶。

嗯,不愧是藏剑山庄,这茶真好喝……被那个家伙一说,肚子还真是有点饿了呢……师父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呢?

 

在七秀胡思乱想这会儿,藏剑已经又咚咚咚的从屋里跑了出来,手里还多了两串红艳艳的冰糖葫芦,欢乐地跑回到七秀对面的老位置坐下,还拿起其中一串津津有味嘎吱嘎吱的咬了起来。

藏剑刚咬了几口,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又抬头看向七秀,有点不舍的样子询问道“哎,姐姐你肚子饿不?要不要来一串?虽然……我只有两串……当然你不要也没所谓啦!”

七秀看着藏剑那吃的津津有味的样子早就眼馋的不得了了,可是他那缠人的性格真让她有点烦,正当她打算继续无视藏剑时,肚子却不争气的打起了鼓。

 

四周鸦雀无声。就连藏剑也开始用探究的目光看着他,又把糖葫芦在她面前得意的晃了晃,“嘿嘿~姐姐你其实也是很想吃的吧?虽然我是很舍不得啦,但我还是可以勉为其难的让给你的哦?~”

七秀的脸憋得通红,不服气的瞪了一眼面前那欠揍的家伙,直接伸手飞快的夺过一直在自己面前晃的那串糖葫芦,好久才憋出一句,“……谢谢。”

 

在七秀跟着师父回七秀坊时,藏剑特地跟着师父去码头送行。他拿出一堆糖果子小玩意一股脑的堆到七秀了手上,眼神透漏出些许不舍,“姐姐,你回了七秀坊以后,可别忘记来找我玩呀,这些都是我的私藏,诺,现在都给你啦。”

七秀的师父在一旁听出了他的话有哪里不对劲,连忙拉住藏剑问道,“哎哎?你叫我家徒儿什么?!”

“呃,姐姐啊?”藏剑一脸无辜的回答,难道自己叫错了?应该叫妹妹?

七秀的师父听完立刻忍不住笑了起来,“噗,这家伙是比你小的呀。”

这时已经上了船的七秀听到了这句话,才慢慢转过身来,她一向鲜有表情的脸上罕有的浮现出一丝得逞笑意,“啊说起来我好像一直都忘记跟你说了,而且师父也跟我提过,我好像是比你要小的呢,叶,哥,哥。”

………………

…………………………

………………………………

……………………………………

“——!!什——么——?!”

居,居然是比我小的??!混蛋!臭丫头!竟然敢骗我?!这几天岂不是让她白占便宜了吗?啊!还拿了我那么多私藏食物!还有糖葫芦啊——————

藏剑在码头上恨恨的盯着优哉游哉坐船离开的七秀,看着那家伙脸上得意的笑容他简直是气的肺都要炸了,可是鉴于师父也在旁边他也不敢乱说什么,只好干巴巴的瞪着缓缓离岸的小船默默的在内心咆哮着……

 

  • ————————————

 

    

时间一晃已过八年,当初的小孩子也早已长大成潇洒倜傥的少年少女。

而藏剑和七秀,在儿时的那一次相遇后竟成了要好的好友。

 

而七秀自也总会有事没事就往藏剑山庄跑,有时还会带上一些自己新做的点心。

看到甜食点心就两眼发光的藏剑最最开心的莫过于七秀带点心来探望他的日子,师父总会抓到他偷懒,结果就总是免不了罚站或是被派去干活之类的惩罚,藏剑一边津津有味的吃着点心一边向七秀抱怨,师父如何如何“虐待”他,末了还说一句,山庄的人饭量实在是太小啦!少爷我吃那顿饭真真是塞牙缝都不够!

一直在旁边静静边喝茶听边听藏剑抱怨的七秀抬起头看着他,平静的脸上有些抽搐,好久才对着他挤出一句话:“……吃货。”

“喂喂喂!不带你这么损我的!好歹你以前也拿了我那么多好吃的东西……”

“如果我没记错,那些都是你自愿给我的。”

“你!那你就不能不要嘛……”

“不要白不要。”

“…………真是讨厌。”

藏剑恨恨的咬下一口桂花糕,哼,说不过你,那我就把你的点心全都吃光!

 

“要不要来切磋一下?”七秀看着正在奋力和点心作斗争的藏剑,突然心头一热,没来头的问了这么一句。

“咳,咳咳,……你,你说什么?”

听到这话藏剑差点就被口中的点心给呛到,那家伙明明知道自己剑法不如他,却还是要找他切磋?这不是赤裸裸的讽刺嘛喂!藏剑心中暗叫不平,却又不敢明说出来,免得那冷冰冰的家伙又要给嘲讽脸。

“还,还是不好吧……跟我切磋你一定不会尽兴的啦啊哈哈……不如……你找我师兄去试试?”

“那还不好好去练剑。懒鬼。”七秀直接无视藏剑的建议,其实他也只不过是想提醒藏剑的武学,实在是颇惨不忍睹。

“唔,你知道的,我志不在武学而在铸剑啊。能够造出能让人满意完美的武器不就足够了么~”藏剑吃下最后一块点心,心满意足的伸了个懒腰,眯着眼看了看七秀放在桌子上的双剑,是八年前他师父给她铸的。看着那双剑,藏剑突然心头一动,“待以后我成了铸剑师,让我来给你铸一双剑如何?”

可七秀并没有回答他,只是静静的盯着杯中的茶叶,微叹,

“你不好好习武,可真真是浪费了山庄的好剑。”

“……我都说了我不喜欢啦……我只想简单的过日子。在山庄铸剑,观花,游湖,或许这样一辈子就过去了,多惬意。”

“…………不成大器。”七秀轻轻地摇摇头,苦笑。

其实这是七秀第一次听藏剑描述自己向往的生活,心中不住的划过一丝失落感。和她所向往的,很不一样。她有些烦躁的摇摇头,不过是别人的事而已,想这么多干嘛呢。

 

被七秀突然说自己不成大器,藏剑倒觉得伤自尊了,于是也有点不爽的讽刺回驳,“看你那么爱舞剑打打杀杀的,哪里有七秀坊姑娘家的样子,当心哪天啊你因为太暴力了没人敢娶你,到时可别回来找本少爷哭诉。”

这原本也不过是藏剑半开玩笑的气话而已,可谁知他这话一出,却触动了甚少有大波动情绪的七秀。

“你!你才嫁不出去!”七秀脸刷的一红,一扫平时的淡漠,激动异常的吼了藏剑一句。

藏剑从来没有见过他的情绪有那么大起伏,平时见惯了七秀波澜不惊,像兔儿一样乖巧的外表,一时间也被震慑到了,“别,别生气嘛,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啦……”

 

所以就说男生在某方面总是比女生要迟钝,现在的藏剑有怎么会懂她的小心思。就连七秀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那一丁点朦朦胧胧的情愫就这样慢慢的滋生开来。突然被自己心仪的人把自己如此否定,哪个女子不会觉得伤。

 

 “我走了。”

七秀站起来,故作淡然的轻轻的扫过藏剑那心虚的表情,拿起双剑准备离开。

看着她仍有愠色的脸,藏剑心有余悸。这么多年来他从未见过七秀有过什么特别激动的情绪,现在他见到了,但也触霉头了。

“……我……你别生气…………”从来都活得没心没肺的少爷在此时此刻,猛地意识到些什么。这是他生平第一次对着别人道歉,其实他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从小被宠到大的少爷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会有低下头不知如何去面对别人的一天。

七秀听到他的道歉,已经跨在门槛上的脚又收了回来,可是却没有回头,只是缓缓叹了一口气,“我只是想一个人静静……”

 

藏剑最终只能默默的看着七秀走出了藏剑山庄,而这一别,就是四年。

 

  • ——————————

 

 

藏剑正在剑庐忙着,一边指点着旁边新来的弟子,一边关注着自己面前的冷水槽。心里约莫计算着时间。

他掩抑着自己因激动而狂喜的心情,伸手进入冰冷的水中,摸到了安静躺在池底的双剑。他细细地抚挲着剑柄上精美的花纹,嘴角忍不住溢出了一丝笑意。

 

三个月前,之前一声不吭就离开消失的七秀突然派人送了一封信过来,大概是说想要一对新双剑,并指明要藏剑来铸。

说起四年前,自从七秀离开后,藏剑也曾尝试着寄几封书信过去给她,但是都没有回音;他也不是没想过去七秀坊找她,但师父近年却是越发严厉的管教他,甚至设了门禁不得他离开藏剑山庄半步。他也无奈,只好收起心思专注铸剑,直到现在,他已成了山庄中小有名气的铸剑师。

 

“师兄,楼外楼那边来了位客人,说是要见您。”

 

屋内的人察觉到有人靠近,抬头看过去,藏剑正一脸惊喜的站在门口。明黄色的衣袖被随意的卷起至手肘,两鬓发丝凌乱,额上还有些汗珠,像是匆匆忙忙的就赶了过来。

四年不见,其实的变化真是天翻地覆的大,清秀的脸脱去了稚气的童真,更多的是女子特有的成熟风韵,连以往一向清澈单纯的眼眸如今也夹杂着一些历经风雨后的清明。

 

“好久……不见。”藏剑压抑着自己的激动,定定的站在门口看着已久未联系的故友。

“嗯。”七秀微翘嘴角,看似漫不经心的打量着站在门口的那家伙,“好像长高了呢。”

“哈……那是必然的。”突然被对方这么调侃一下,藏剑半天适应不过来,只好干笑着挠挠后脑以饰尴尬,又试探性地问道:“你怎么……现在才回信?你……该不会生气到现在吧?”

“我有那么小肚鸡肠吗?”七秀哑然失笑,这家伙还在惦记着这个?“我那天来本是要跟你道别的,这四年跟着师父出去云游历练,这个月初才刚回来。”

“啊,哈……是这样……”想起四年前七秀本想来道别却被自己一句不知轻重的话而弄得不了了之,藏剑有些心虚的打着哈哈。

“我还以为,只要你到了七秀坊就会知道我出游了。”

“——我有想过来找你的!”听到七秀的话,藏剑条件反射的抢答道,想让他知道,自己是有关心他的。“可是师父那时管我管得可紧,连山庄也不让我出,更别说七秀坊了……”藏剑越说越小声,最后整个人都沉默了下去。

七秀见他如此举动,心中莫名的跳出一丝感动。

 

这边藏剑正琢磨着再说些什么好,便想起了七秀的信,

“对了,你是来问我剑的事的吧?”

“……是。”还有就是来看看你。只是她把这句话收在了心底。

“已经快好了哟,正在冷却阶段。嘿嘿,本少亲手铸造的天下第一神兵,包你满意!”藏剑得意的笑了起来,空手对着七秀做了一个出剑的姿势。

“嗯。”看着藏剑那分外雀跃的样子,七秀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但搭在两旁的手却不自觉地捉紧了繁杂的流苏衣饰,似是暗暗中决定了什么。

 

“且认真的听我……说一件事?”

“……怎么了?”藏剑见七秀的脸色突然认真了起来,眼神也是少有的严肃,这样的表情七秀是极少表露出来的,除非——那是有什么严重的事情。

 

“你也很久没出过山庄了吧,”七秀敛目,叹了一口气,“不知道你可否有听师兄姐们说起,现在外面又开始战乱了。”

“哎……?怪不得……最近剑庐的兵器订单可是突然地增加了好几倍呢。都要忙死了……”

“……南诏军叛乱,我和师父在南疆游历时,……师父被尸人所害……回不来了。”

七秀无视掉对方的唠叨,直白的道出了真相。

“什,什么??!柳前辈……逝世了?!”

藏剑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这消息实在是来的太过突然。想起小时候印象中那位温柔的长辈,她的笑颜至今还清晰的保存在记忆里,她总是温和的和他说话,与自家师父说笑,仿佛一切还是在昨天发生过,而在今天,却一切都破碎了。

“……师父她……”七秀突然地说不下去了,一股寒意从脚底侵入他的四肢百骸,迫使她僵硬的定在原地,无法做出任何动作。捉着衣饰的手握的比刚才还要紧,指节都发白了。

 

“……师父他……还在剑冢闭关……什么都不知道……”藏剑握紧了拳,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面前的人。

“我要为师父报仇。”七秀突然抬头,认真的看着他。

“别去。”几乎是条件反射的,藏剑的阻止脱口而出,他突然很怕,很怕七秀也会和她师父一样,就这样从此消失了,再寻不见。“现在外面这么乱,你又岂能因己私情而去送命?打仗……是男人的事,你去掺和什么?”

“你……!唉!我不是为了师父,也不是为了我一时的仇恨,而是为了自己的家国啊。”七秀叹气,无奈的看了眼藏剑,语气听上去颇有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这几年,我跟着师父走过很多地方,或富裕,或贫瘠,或和平,或战乱,眼下这境况,若我们再不起身去反击,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国家陷落于他人手中吗?你一直在藏剑山庄长大,叶前辈也极护着你,从不让你去体会到一丁点贫苦的生活。你根本就没有去见过,现在这世道是多么的乱!”

这是七秀第一次对藏剑说出那么长一段话,她承认她是激动了,可是却更想去唤醒这个一直养尊处优不闻世事的少爷,若国不在了,那我们的辉煌,也难再。

 

可藏剑却是一点都无法了解七秀所说的世道,藏剑山庄向来什么都不缺,他师父亦甚少让他接触到外界,他当然不知道什么叫贫苦。此时,藏剑只想挽回那个本可以陪在自己身边的人。他不想再有人从此消失了。

“……为什么?你明明不是将士,你明明可以到别地躲避战乱,等战事平息后再回来啊?我,我也可以陪你一起去……不要战争,不用拼命……更不会……死亡……”

听罢藏剑如此说道,七秀重重的摇头,两手握紧成拳,“我不是将士又如何?看到天策府的女将们巾帼不让须眉,我更为我自己感到羞耻。国让我们安居乐业,我们就更应该去保护它,难道不对么?”她反问藏剑,眼里尽是失望之色,明明你为男子,却毫无保家卫国的志气?你的尊严就如此轻易的容人践踏?“……既然你不愿为国而战更愿躲避这些事,那我……也无话可说。你实在是……不成大器。”

话毕,七秀就想离开就此别过,而正当她擦过藏剑身边时,却猝不及防被藏剑一把拉住,就这么被按到了那人怀里。

其实藏剑当时也是大脑一片空白,只是见七秀要走,下意识的就把她拉了回来。他紧紧的抱住七秀,口中语无伦次,

“别走……别走,你去哪里我都陪着你……只是不要去战场了……”

“你!你干什么!”七秀被藏剑抱得生疼,她用力一把推开他,眼中瞬间闪过愤怒的神色,“你不去就罢了。别把别人想得和你一样懦弱。”明明身为男子,难道不是应该更有保家卫国的志向吗?为什么这家伙就总是这样作茧自缚?

藏剑被七秀一推一时站不稳,直直的就跌坐在一旁的凳子上,一手支着旁边的桌子扶额,刘海被撩得凌乱。他深深的埋着头,听着七秀恨恨的嘲讽,手中拳头不禁握紧起来。呵,我到底,在做什么?

……我不过是……不想你也就这样……离开了啊。

 

七秀定定的看着低着头的藏剑,摇摇头,为什么?偏偏是你?

她再摇摇头,嘴边浮现出一丝苦笑,原本我以为……你和我的心情也应该是一样的……罢了,本来我们就……

也许本来就只是我自己自作多情吧?

 

  • ——————————

 

藏剑山庄里的人这几天都忙得不可开交,弟子们抬着一箱又一箱的兵器在山庄进进出出,而更多的弟子是为自己准备战袍,想要随七秀坊的义兵队一同前往前线支援。

在忙碌来往的人影中,唯独藏剑一个人木讷的坐在剑庐外的台阶上,木然的看着人来人往。

一个年纪比藏剑小不了多少的小弟子注意到了他,“哎师兄你怎么都不去准备装备呢?是都搞定了?”

“准备?准备什么?”藏剑把目光转向那小弟子,漆黑的眼瞳无神的像一潭死水。

“呃,就是去前线应援的准备呀……难道师兄想要留守山庄?”小弟子被藏剑那深不见底死气沉沉的眼神吓了一下,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哦,这样。”藏剑上下打量着那小弟子,似是嘲讽的笑了笑,“你,也是去前线的?”

“没……我师父说我武学尚不成熟,不准我去……不过我真的很想去啊!能够为国家安危出一份保护力,这才是男子汉大丈夫!”说到这里,小弟子有些激动的握了握拳。

“呵,这些话,谁教你的?”藏剑冷不防的笑了声,似是有些嘲笑的意味,但却不知笑的是他,还是笑自己。他开始百无聊赖地开始从怀中抽出一块布帛开始擦拭自己那柄已经有些钝锈的重剑。

“我……我姥姥。”小弟子的声音慢慢的低了下去,感觉面前的师兄并不太喜欢自己讲的事。“我姥姥说,我刚出生时,家乡正逢战乱,我爹爹是天策府的军人,还没顾得上看我一眼便投身战场上去了。而我娘也在我出生后没多久后就把我托付给姥姥,也上战场找爹爹去了……”

小弟子说到这里,有些遗憾的笑笑,“所以……我还没见过我爹娘呢。也许我到那里了……就能找到他们了吧……我记得姥姥还说,当初姥姥阻止娘走时娘还说了一句话,今生难得遇上一个能与之共生死驰骋天下的人,即便是死,也要死在一起。”

小弟子说完,抬头试探地瞄了眼藏剑,藏剑已停下擦剑的动作,定在那里直直的看着小弟子,目光却是越过了他像是看去了更远处,“然后呢?没了?”

“……嗯。但姥姥从小就对我说,若是我遇到了自己舍不得的人事物,也千万不要放手,否则等到了失去的时候再后悔也已无法挽回了……”

听着小弟子那番话,藏剑却发觉内心某处柔软的地方正在隐隐作痛。

如果放手,再后悔也已经无法挽回了……

再放手……

就无法挽回了……

 

藏剑如死水的眼眸中闪过一丝亮光,像是想通了一些什么。他抓着重剑的指节发白,嘴角扬起一丝苦笑,竟是……如此么……虽然,对家国世道并没有太深的了解,但是,失去了家国……也就失去了你啊……

——我想我应,爱着你所爱,守护你所护的吧?

 

藏剑笑着站了起来,这次却笑得释然,他怕了拍小弟子的肩,

“谢谢。”

“哎?啊?师兄?”

小弟子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看着方才尚还一蹶不振的藏剑现在像是脱胎换骨一般,拄起重剑,坚毅的向剑庐里走去。

 

————这次,我不要再放手。

 


 

 

 

 

 

 



评论
热度(16)
  1. 一坨废灰一坨废灰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和光同塵
    把主博上的剑三相关都搬过来_(:з」∠)_   

© 一坨废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