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特别怠惰的一坨灰呀」

题目来源自微博:http://weibo.com/2979726562/AzZUX9rQC?type=repost

在微博上看到这个题目后脑洞忍不住就开了,

文渣剧情渣的练手orz

cp分别为周黄/双花/安乔/伞修

【 *请注意*架空有 *私设有 *ooc有*】 

最后是自己的一点小私心,看第三篇的时候配合上面的歌曲食用味道会更佳w(你够


-------------------------------------------


1.告白。不使用「喜欢」「爱」等字眼。(周黄)

 

“这是什么?”黄少天一边抹着鼻涕一边看着周泽楷递过来的水杯。

“……药。”

“哎哟不用这么麻烦的,我身体素质可好了,过几天他自己就好了不用吃药的!真的——阿嚏!”黄少天正推脱着,不留神又打了一个喷嚏。

是的,黄少天悲剧的感冒了。但这也影响不了他的话唠发作,依旧在喋喋不休地说话,带着浓重的鼻音。

“——周泽楷你别!我真的不用吃药!我自己能照顾自己的,这不还有队长在吗——你快快快回去轮回那边吧估计江波涛也找你找得急了……!”

看着周泽楷再次拿着杯子靠近自己,黄少天立刻跳了起来,死命盯着他手里的杯子,生怕他会把药强行灌到自己嘴里。

周泽楷无视掉黄少天的话,径直走到他面前,伸手摸上了黄少天的额头。温度如常——幸好没有发烧。

“……喝掉。”

周泽楷又再次把杯子推到黄少天面前。

“不用!真的不用!我会照顾自己的啦不用你瞎操心——阿嚏!”

黄少天还是死命抵抗,其实他死命不从的原因只有一个——他最怕吃药。但这个弱点他是死也不会说出来的。要是让叶不修那群大心脏知道了自己还有脸混下去吗!

但他话音刚落,周泽楷却突然捉住黄少天一条手臂,欺身上前,覆上了黄少天的唇。杯中苦涩的药液也顺着从周泽楷的嘴过渡到黄少天口中,并被半逼迫的喝了下去。

“…………卧槽卧槽卧槽!周泽楷你你你你干啥!?”黄少天被苦涩的药弄得一阵激灵,立刻挣脱开来。

“喂药。”

“…………………………”黄少天这回真愣住了。

趁着他发愣的时候,周泽楷又再次压了上来,咕嘟又一口药喂了下去。

“……照顾……我来。”周泽楷这次没有放开黄少天,而是一把把他抱住,把刚才的吻再进一步深入,“……一辈子。”





2.分手。不使用「分手」「再见」等字眼。(双花)

 

“你再向前踏出一步试试看?”

随着话音落下,身后响起了轻微的子弹上膛声,在寂静的深夜里是那么的突兀。

孙哲平停下了脚步,转身。

果然是张佳乐。

“这么晚了,你是要去哪里?”张佳乐举起了猎寻,对准孙哲平,语气中约带着愤怒。

“……你知道的。”

“呵。”听到孙哲平的回答,张佳乐冷哼了一声,随即慢慢地,一步一步举枪走向孙哲平。“义斩领主有那么好?能让你抛弃一切投奔过去?”

孙哲平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沉默了半晌,终于还是开口:

“这是我的事情,与你无关。”

嗒。

终于走到孙哲平面前的张佳乐把猎寻的枪口顶到孙哲平的心脏位置,眼中闪过种种异样的情绪。愤怒,妒忌,疑惑,迷茫,惊慌。

“什么叫不关我事?你为什么要抛弃百花?你凭什么?”

说着,张佳乐激动地用枪口用力顶上孙哲平的心脏。

“凭什么?你有这个资格说我吗?抛弃百花的那个是你。投奔霸图的叛徒!”

孙哲平对张佳乐的挑衅无动于衷,反而面无表情的反问了回去。

听到对方这么说,张佳乐手明显的颤抖了一下,抵住孙哲平心口的枪力度也小了下去。

“……如果不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我才……!”

“很想杀了我吧?”

面对陷入疯狂的张佳乐,孙哲平平静地捉住对方拿着枪的手,慢慢地引导对方把枪口对准自己的眉心。

“如果你想这么做,那开枪吧。”孙哲平口气十分淡然,好像枪口对着的并不是自己一样。“但如果你想我回去,对不起。只有这个不可能。”

张佳乐颤抖的手被孙哲平紧紧捉住,枪口稳稳的对准对方的眉心。

他扣住扳机的手指慢慢的摸了上去,捉住握柄的指节用力得发白。

两人就维持着这个姿势,默默地对峙着。时间一点一点流逝,而两人一动不动,就像一尊雕像。

张佳乐最终还是放开了扣住扳机的手指,然后用力挣开孙哲平的手背过身去,脸色煞白。

“……你走吧。走了就不要再回来了。”





3.死亡。不使用「死亡」「尽头」「到此为止」「那边」等直接表述。(安乔)

 

一道又一道圣洁的白光落到浑身浴血的人身上,但还是毫无见效,破开的伤口依然血流如注。

“没用的……”

一只冰冷的手搭上了安文逸拿着十字架进行吟唱的手,他想抓住安文逸,但却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只能软软的搭在上面。

“一帆!”吟唱被迫中断,安文逸捉住乔一帆的手,“先别说话,你不会有事的。”

“……安……文逸……”乔一帆轻轻摇了摇头,他知道自己剩下的时间已经无多了,刚才那一波强烈的攻击,直接贯穿了他的胸膛,已经不可能救回来了。

见乔一帆艰难地想要说话的样子,安文逸平日一直保持着的理性瞬间被心中的慌乱压倒。即使在面对着最强大的boss时,他也未曾出现过像现在这样慌乱的心情。

安文逸固执地握住乔一帆的手,继续不停地进行圣言治愈术的吟唱,一道又一道白光落到乔一帆身上,但血就是止不住。那从伤口不断流溢的鲜红液体,刺激着安文逸的感官,那就像是在嘲笑他的无能一样。

理智已经快要被疯狂吞噬。

另一只手轻轻抚上了疯狂进行吟唱的牧师的脸,手上的血也连带着沾了上去。

“……冷静点啊……”乔一帆吃力地举起手,努力地想要挤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乔一帆竟然笑了,是他最喜欢的笑容。那样温暖,仿佛能包容一切事物的笑容。

也许这是最后一次能见到这样的笑了。

安文逸捉着乔一帆的手更加用力。

 

为什么救不回来?

 

自己明明——是个牧师啊。

 

但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在意的人生命逐渐流逝——自己无能无力。

 

第一次起了厌恶自己的念头。理性什么的,早就被抛却到九霄云外。

“……能够……抱下我吗……”躺在地上的人轻声哀求,声音也出现了丝丝颤抖,“好冷……”

安文逸立刻小心翼翼地把乔一帆抱起来,想要用力地把他揉进怀中,但是又怕会弄痛怀中的人。

 

“……对不起……”

一滴水珠悄然从眼角滑下,正好落到乔一帆裸露的脖颈。

察觉到水滴的乔一帆在安文逸怀中抖了抖,随即努力地举起双手环住了安文逸的脖子,抬头把下巴放到他的肩上,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

“……不要这样……你已经……是最好的了……”

听到乔一帆在耳边的轻语,安文逸更加忍不住眼泪。水珠接二连三地落入乔一帆的脖颈,悲伤早就压过了一切理性。

“……我觉得我已经……很幸福了……”乔一帆笑了,脸上满足的笑意像是快要溢出来一样。

 

不要说对不起。

 

不要哭。

 

在我心中,你永远都是最好的。

 

——最喜欢你了。

 

环在安文逸脖子上的双手突然像是被抽光了力气一般,颓然落下。





4.重逢。不使用「好久不见」「欢迎回来」「记得当年」等直接表述。(伞修)

 

“叶修叶修!快起来!”

“别吵别吵,再让哥睡一会儿!”

“哼哼,赖床是吧?”

突然鼻子附近痒痒的,似乎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在恶作剧。

“别闹了——阿嚏!”叶修最终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人也被迫清醒过来,“卧槽老魏你搞毛——沐秋?!”

眼前的人是苏沐秋没错,而刚刚那个从脑海里一闪而过的名字,老魏?那是谁?

叶修抬手揉了揉睡得乱成鸡窝的头发,看着眼前的苏沐秋,脑海突然又闪过一个奇怪的念头,

“沐秋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已经——”脑海中的想法脱口而出,但话快说完的时候,却制止住了——你不是已经死了?

苏沐秋已经死了?这是什么怪念头?

叶修猛地摇头,想要把这不详的想法从脑海中驱逐出去。

“叶修你这是睡糊涂了?”苏沐秋看着刚起来一脸迷茫的叶修又是揉头发又是摇头的,忍不住伸手戳了戳他的脸。

“去去去,哥怎么可能会睡糊涂?”叶修没好气地拍开苏沐秋的手,下床穿衣。

“呵呵呵,这可难说啊。”等叶修换好衣服,苏沐秋又缠了上来,从后面抱住了他,“荣耀的一代大神居然睡傻了,这说出去可是个大八卦新闻啊~”

“卧槽苏沐秋你心真脏!”

“那也是你害的。”

“……”叶修瞬间无语,全世界估计就只有苏沐秋会让叶修无语了。他扫开环住自己的手,走到桌子前按下了电脑的开启电源,

“好了别闹了,哥今天还有很多事要做啊!这周已经出了6个boss,剩下的一定要努力抢过来才行……”

正当叶修打算招呼苏沐秋一起过来帮忙的时候,苏沐秋却已先一步按住了叶修拿起鼠标的手,

“今天……出去走走吧。”

叶修不解地看向苏沐秋,对方的神色居然还夹带着一丝哀求。

“这突然是干嘛啊沐秋?平时你不是抢boss抢的最起劲的那个吗?”

“……就只有今天,别玩荣耀,出去走走吧。”苏沐秋又重复了一遍。

 

最终叶修还是如了苏沐秋所愿。

苏沐秋带着叶修,走访的都是他们平时喜欢去的地方,叶修对此表示非常不解,平时也都随时可以过来的,为什么今天的苏沐秋非要执意的都来看看呢?而且还带着一副十分怀缅的表情,平日看习惯的笑颜里也藏着一份悲伤。

“沐秋你今天是怎么了?”叶修伸手探了探苏沐秋的额头,没有发烧啊?

“没什么,只是……突然很想和你一起来走走看看罢了。”

苏沐秋一把抱住叶修,把头埋在对方肩膀上,

“真怀念啊。”

“苏沐秋你今天很不对劲啊……”

话音未落,苏沐秋已经抬头吻了上去,封住了叶修剩下的话。

 

 

铃铃————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叶修被吵醒了。在苏沐橙的各种劝诱下,叶修终于还是买了手机。

叶修一个翻身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上面是一条未读短信提示。

他随手点开,

 

号码:私人号码

 

内容只有简简单单四个字:

 

七夕快乐。

 

黄粱一梦而已。




------------------------------

_(:з」∠)_不得不说写虐梗什么的实在是太爽了....(被pai飞


评论(3)
热度(16)

© 一坨废灰 | Powered by LOFTER